清华研究生毕业后却在卖菜,还拿了600万美金融资

清华研究生毕业后工作该是怎样?一般人都会觉得作为高考这条道路的优胜者,他们的工作点肯定都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要不是在充满学术气息的各大研究院,要不就在国内一线城市的CBD中,或者至少也是在福利待遇都不错的国企或者央企里。

虽然我们也曾听过像北大毕业生卖猪肉的故事,但以“水木清华,厚德载物”为校训的清华大学似乎还没出现过类似令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不过接下来要说的这位清华毕业生是个特例,从工作性质来讲,他与北大的猪肉老板基本上是半斤八两。

清华研究生毕业后却在卖菜,还拿了600万美金融资

 排队机开启创业之路

2012年初夏,就在朱保举从清华研究生毕业的前夕,在北大的一家咖啡厅里,郑科说想设计一种排队机,既可以帮助餐厅准确记录排队状况,还能提示顾客 需要等待的时间。“他问我要不要加入,我觉得值得一试。”朱保举说,“顾忌风险,一开始只是兼职。”3个合伙人组成的团队建立起来,郑科负责管理,来自北 航的刘建(化名)负责技术,朱保举负责市场推广。2012年底,3人注册成立公司。

虽然这种排队机极大地改善服务质量、树立了良好形象,解决劳累的排队现象,但一进入市场,三人组公司还是面临诸多难题。第一个难题在于如何获得市场认 同。“餐厅会比较,用人力也能叫号,我凭什么要用你的机器”,朱保举说,“因此我们除了完善设备外,还设定了一个月的免费试用期,派专人帮助餐厅解决技术 问题。”朱保举所说的专人通常就是他自己。“那时经常遭受质疑,甚至一个中专学历的服务员都可以骂你,心理上的落差很难受。”虽然艰难,但产品还是渐渐被 认同。

第二个难题也随之而来,排队机技术门槛不高,容易被复制,迅速占领市场就显得相当重要。由于是兼职,朱保举只能利用下班或周末出去推介产品,加之北京 城区广大,时间成本很高。尽管他竭尽全力,但进度仍不理想,半年只谈下了20家,同类产品也开始出现。朱保举决定辞掉工作,全职创业。这意味他不仅需要放 弃原本稳定的工作,更要承受来自父母的反对。“决心不好下,但还是辞了职,因为创业有一种价值实现的快感。”朱保举说。在自己全职加入创业后,朱保举开始 组建销售部,并尝试着成为这个小小团队的领导者。

清华研究生毕业后却在卖菜,还拿了600万美金融资

克服了这些难题,最后股权分配不明成最大“痛点”。形成这个痛点的“病因”却是源于郑科的慷慨。创业之初,郑科提供了绝大部分资金,加之全职参与,面 临的风险最大。“当时我没有投入太多资金,又是兼职,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风险”,朱保举说,“在风险面前,我们是不平等的。”随着项目的推进,仅以郑科的 个人投资已难以支撑公司运转,引入外来资本迫在眉睫。但大多数时候郑科都是独自与投资人谈判,朱保举和黄礼君很少参与。

朱保举对资本一直保有谨慎的态度,“就是不想让外人稀释了我们的话语权,合伙人之间要保持利益的一致”,朱保举说,“可是没想到,最后却是内部生出 ‘痛点’,协商机制很难继续,我们已经不再像合伙人。”朱保举和黄礼君选择离开。2014年年初,他们退出就餐等候项目,重新合伙,从头再来。

 新项目被美团收购

朱保举与黄礼君随即参与的项目是饭店线上排队APP“遥遥排队”,为了将饭店线上线下排号打通,除了APP外他们还做了饭店的排队叫号机。但该项目在 2014年下半年被美团收购。美团为什么要收遥遥排队?对于遥遥排队来说,团队大部分为清华北大的技术男,地推能力较弱,而排队行业,为争取资源需要强大 的地推,而美团的地推可以帮其补上短板;对于美团来说,遥遥排队的团队可以补其在排队领域的技术短板。双方各得其利。

而在朱保举看来,尽管当时遥遥做得最早,但在同为排队应用的“美味不用等”却宣布获得2000万美元B轮融资后,在竞争对手的“免费”策略下,无钱可烧的遥遥逐渐被甩下。“当时我们只拿到联想之星的200万人民币天使融资,与竞争对手2000万美金融资相比真是九牛一毛。他们拿到钱后就免费送,那跟我们收费完全是两种速度,很多一些忠实用户都被撬走了。”

 开始“卖菜”

这次创业虽然没有成功,但却给他们留下了200多个饭店的资源,使得他俩的第二个项目天平派的地推顺畅很多。天平派定位为餐饮原材料B2B采购平台。 他们不做自营的采购、分拣和配送,而是为这个市场里的卖方和买方提供交易平台,餐厅(即买方)可以每天在天平派平台上基于次日店内用料需求下单,体验类似 于淘宝购物,都是根据商品来下单,而每个商品背后都会有具体的供应商作为卖家。另外一端,天平派则会去连接原本一级、二级、三级批发市场里的这些批发商 们,让他们通过平台来触达餐厅用户,提供生鲜原材料批发服务。

从2014年上半年进行市场调研,8月成立公司,10月底拿到天使轮融资而后招了公司第一名员工,到今年1月测试版上线,第一批用户正式在线交易。3 月份正式推广,5月份敲定A轮600万美金融资。天平派的发展正步入黄、朱两人预想的节奏。“天平派A轮在6月份到账,暂时没有资金压力,现在要做的是把 产品做好。”

清华研究生毕业后却在卖菜,还拿了600万美金融资

目前他们平台合作供货商超过 800 家,覆盖厂家、一级、二级和三级,根据餐厅的采购规模自由匹配。目前注册餐厅用户超过 9000 家,日均交易流水超过 100 万。除了天平派,还有鲜供社,美菜、链农、饭店联盟等平台不断有新人涌入这一领域。加之自营模式的领先者们不断的融资,这个市场竞争已经越来越白热化。随 之被改变的是整个行业的生态。或许很快(也有可能已经如此),餐厅用户们的使用习惯会和客户端越来越像,依据补贴价格来选择使用哪个产品,就像如今客户端 用户使用打车 app 一样,这个领域,很快要成为下一个团购和打车行业。

这次创业,朱保举和黄礼君坦言心态更加平稳。“事情要做好,仅有热情远远不够,需要理性的设计每一步路,吸取教训,汲取经验。我相信我们团队的实力可以撑得起我们的野心,给我们时间,所有的奇迹都有可能发生”。

Like
喜欢 哈哈 哇哦 悲伤 愤怒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