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看病难”,互联网医疗如何发力?

告别“看病难”,互联网医疗如何发力?

互联网医疗正成为一个极速成长的行业,也是一个备受关注的领域。在线医疗的发展,能否解决国人的“就医难”?未来,医疗资源实现全民共享?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15中国在线医疗行业市场规模超170亿元,并呈现出五大特征:

1、在线医疗产业链基本成形,医疗服务和医药电商的细分领域基本完善。但问题在于,目前在线医疗各环节“割据”严重,医疗服务和数据共享极不通畅。

2、在线医疗行业市场中,交易类营收规模占比最大。如果未来处方药网售能够开放,市场规模有望大幅增长。

3、医院、医生、药品呈现明显的“去中心化”趋势。主要借助于分级诊疗、医师多点执业、医药分离等政策推动。

4、在线医疗产业链或将加速整合,在线问诊平台将向产业链后端延伸。

5、医疗数据应用主要有公共卫生和商业应用两大方向。在线医疗行业参与者都积极探索医疗数据的商业转化模式。

这些行业形态落实到行业参与者的行动上,主要以阿里的“未来医院”和腾讯的“微医集团”为代表。

2014年5月,阿里旗下支付宝公布了“未来医院”计划,以积极迎合的姿态拥抱传统医疗体系。如对医疗机构开放其账户体系等平台能力,以帮助医院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变得更加高效。

该计划共包括三期:一期实现线上挂号、缴费、获取检查报告等服务功能;二期通过移动互联网完成电子处方药就近配送到家;三期服务是建立医疗大数据健康服务平台,和医疗设备厂商、医疗机构等合作,进行疾病预防和控制。

除了未来医院,阿里还布下了云医院、天猫医药馆、阿里健康App等“棋子”,以期构筑起闭环生态链,最终通过药品销售获利。据阿里健康副总裁倪剑文的阐释,阿里要打造一个医药健康产品销售平台,联动起医药健康产品的生产、批发、零售等产业链各环节企业。

但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移动医疗分析师刘谦认为,虽然阿里健康的目的是通过从入驻天猫医药馆的这些药企药店抽取平台服务费用,但目前十分有限的市场导流,无法真正实现阿里的商业目标。

作为阿里的竞争对手,腾讯投资了微医集团,布局以医疗保险为终端的专业医疗服务集团。不过,微医集团控制的乌镇互联网医院,只相当于一块自我闭环的私立医院试验田。这一模式规模化复制困难,且成本高昂,和阿里的“平台”思路大相径庭。

借力政策的倡导和推动,分级诊疗给医疗市场带来了利益重新分配的机会。

阿里采取地方试点的方式“下水”,以武汉市中心医院及26家下级医联体医院合作打造分级诊疗体系。阿里希望通过基层首诊和双向转诊,将常见病病人留在基层,缓解大医院“看病难”的问题。但在中国现行的医疗资源配置格局下,阿里的这一“概念”仍很难平衡上下级医院之间的利益关系。

腾讯则意图建起全国互联网分级诊疗平台,但最终的盈利点落在商业医疗保险。“微医集团”借鉴的是美国凯撒模式,即通过“分级诊疗”集中化控制会员的医疗成本和健康管理,赚取商业医疗保险和医疗支出之间的价差。但其难点在于中国商业医疗保险尚在萌芽阶段,缺乏成熟的控费及成本核算体系。

此外,互联网医疗如何解决“处方垄断”、“医保报销”、医疗大数据的商业化,甚至如何借助互联网优势加速中国的医改破局等话题,后续为您解读。

Like
喜欢 哈哈 哇哦 悲伤 愤怒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