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商业:商业化的真正捷径

反商业:商业化的真正捷径

鲍勃·迪伦又给同学们上了一课:如果想成功,就一定不要把自己打扮得很成功。想想那些貂绒、皮裤子、胳膊上的刺青。因为多数人认为的成功,往往都是唐骏和开复老师反复布道的那些可以复制的成功,它廉价而又没有想象力,带着一股子刺鼻的塑料味。

商业世界更是如此,那些急着收费、涨价、画地为王的商业化,最终会把公司带到沟里去。

  • 杀毒软件收费最终招致掘墓者;
  • 邮箱收费只会让竞争对手从梦中笑醒;
  • 运营商逼着微信收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从鲍勃·迪伦、鲁迅、崔健到乔布斯,这些叛逆者的经验显示,商业化真正的捷径只有一条:反商业化。当然,这也是九死一生的冒险之举。

对于大部分公司来说,迎合消费者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们是上帝,你不迎合上帝还迎合什么?但是社会学的群体研究也告诉我们,大众就是乌合之众,他们愚昧、从众、没有方向感,需要被引导。否则该如何解释理性的德国人跪舔希特勒十年。乔布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藐视一切商业统计数据。据说那些伟大的产品经理,对于分析师的PPT里的数据都是不屑一顾的。

答案是数据代表的是过去,而未来是不可知的。如果人人都可以通过过去和当下的数据预知未来,那么所有的数学家都应该去买彩票。

那么算法呢?如果凡人之脑尚且无法揣测上帝的旨意,那么,我们把消费者在网络上形成的一堆数据,一股脑地交给算法去处理,是不是就能够勾搭到消费者的G点了呢?恐怕算法还没有进化到如此人工智能的地步。

打开手机,看看那些用了算法的新闻APP吧,在算法的眼里,每一个人都是喜欢看萨摩耶犬打架、看张靓颖老娘声明、看廊坊梨园惨案,每一个人都是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

幸亏乌合之众,才成就了算法的技术优越性,才让知乎成为另一个阶层的百度贴吧。人工智能的大行其道,让人工处理显得愚笨而低效。但是奢侈品行业一直在强调手工打造的魅力。无论是驴包,还是吹嘘手工打造的阿斯顿·马丁,无不强调人工而非机器。

经历过三次工业革命之后,机器早就沦为淘宝同款、批量、雷同、廉价的代名词。而带着厨师哈喇子的私家菜、躲在大理文艺青年缝制的小皮夹,这些带着体温和瑕疵的反工业化产品,反而更容易获得市场的溢价。

如果所有人都这样的想,全球的生产力会不会倒退到19世纪?显然是不会的,只要投资人还抽着对赌协议的皮鞭、只要大众还是墙头草般左顾右盼、只要科层制的社会结构固若金汤,用商学院教授的商业化技巧去商业化依然是这个世界的主流。一个去中心化、哪怕看上去去中心化的世界,依然如此遥远。

反商业化正是这样一个穿越红海的虫洞,但是99.99%的尝试者终将被虫洞所吞噬。不信你试着从今天开始写歌,按照一万小时定律或者反一万小时定律那样去练习,一直写到拿不动笔的那天,你会沮丧地发现,你成不了鲍勃·迪伦。当然99.99%的人都会放弃这样的坚持,这是世界上为什么只有一个鲍勃迪伦的重要原因。

Like
喜欢 哈哈 哇哦 悲伤 愤怒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