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家美国的Airbnb,在中国市场会面临啥难题?

11月2日, Airbnb正式对外宣布Airbnb中国的诞生。与此同时,该短租平台也向中国用户发出了告知书,称将会把用户的个人数据储存在中国境内。

对于这种住宿类的国内并不是没有人在做,当然也是少不了照葫芦画瓢,将同样的运营模式与手段,套上了另外的模样的,而且还不少,但这类型的,终究会埋汰在市场初期,连一丝发扬光大的机会都没有,就像2013年那个山寨版Airbnb的爱日租,在烧光2000万美金后,黯然关门,显然Airbnb不适用中国市场。

那为何Airbnb仍旧一意孤行的选择入华呢?

10月21日,美国纽约州州长Andrew Cuomo签署了一项新法案,法案规定:房主在短租网站上将其整套房屋短租出去(少于30天),将面临1000美元-7500美元的高额处罚。Airbnb立即做出回应,在纽约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无论诉讼结果如何,Airbnb所面临的麻烦必然是接踵而至。由此看来,Airbnb在美国受到极其的限制,在整个市场受局限时,唯有发展新市场才可能获得新生,也就是守不护旧阵地就施展转移,这是目前对Airbnb是最不愿看到的却又无可奈何的抉择。

当然,Airbnb入华并非匆匆而至,2015年8月18日共享经济公司、美国房屋租赁网站Airbnb就宣布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此外它还找到了两个盟友,与红杉中国以及宽带资本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以求共同拓展中国市场。正是有了在美国、欧洲等地发展中遭受制裁的前车之鉴,Airbnb在对中国市场大举投入之前显然需要提前做更多布局。

  

  Airbnb入华将面临何种窘境?

首先是,文化习惯与社会环境的受限。Airbnb和Uber都被认为是分享经济的代表,Uber的模式能适用中国市场,可Airbnb不能。Airbnb是一家联系游客和家有空房出租的房主的服务型平台,美国、日本、台湾等的民宿文化本身就很普及,加上欧美线下的基础设施比较完善,国外很多房屋格局都是独栋house,可以单独分出房间给租客居住。再者就是教育房东和房客的成本相当低,Airbnb先前解决这一问题,开放了社交关系链,允许用户接入他们的社交账号,如Facebook等,Airbnb还会展现其他社交关系,如校友关系等,Airbnb利用社交筛选系统,优先给房客提供有某种社交联系的房东,在这样的前提下,原本陌生人的房东和房客变得互相熟悉了。

而在中国并没有类似Facebook这样实名认证的社交平台,因此无法利用同样的路径解决信任问题,加上风俗习惯上认为唯一满足旅行度假市场的线下短租,大概就只有农家乐与青年旅社了。还有一点不同美国、欧洲市场的是中国的如家、速8等各种廉价快捷酒店遍布市区和城郊,极大的满足了出行居住的问题,加上有解决众多住行问题的APP、如艺龙、携程、去哪儿等筛选出行住宿的利器,如此一来,Airbnb的高性价比优势在中国更难发挥。

另一方面是来自同类型公司的竞争。Airbnb拓展市场可谓难,尤其是在房源方面,即便是拥有已有超过350万中国用户,中国房东也已接待了近100万名客人,但相比国内变身版Airbnb的途家网坐拥1.5亿用户来说,还是略显青涩。加上目前Airbnb的中国业务主要有两种模式,就是中国房东+海外游客,以及海外房源+中国游客,而中国房客+中国游客的占比很小,这意味着Airbnb在中国很难成为和酒店业抗衡的主流模式。

  

  

  所以说,如何争取更多的房源是成为Airbnb中国发展之处最为关键的一步。在中国,房子是最贵的,且看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难以消停的房价,就能得知现有的房子比黄金更具增值意义,而有条件环境不错房子的绝大数不差钱,所以租赁对其来说,可以说不屑一顾,而Airbnb的模式是需要服务房客,无论是房主或是炒房团来说,迁就这一点实在难。但也不是没有解决方法,就看本土的途家反其道而行,将此变成他的生存利器:途家在受让了业主的使用权之后,成为了房屋管家,因此相比于Airbnb的房东,途家的业主显然更像甩手掌柜,但这也恰是符合中国现状的。

中国是最大的互联网市场,海外互联网公司不免虎视眈眈,但是即便是进入了中国市场也始终不敌本土公司,Airbnb中国未来探索之路不会平坦,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崎岖。

Like
喜欢 哈哈 哇哦 悲伤 愤怒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