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经营一家媒体,一年 149 美元的订阅模式能否行得通?

一个人经营一家媒体,一年 149 美元的订阅模式能否行得通?

Luke Timmerman 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生物技术记者,他在2015年自己推出了“Timmerman 报告”,这是一款年费149美元的订阅产品,提供关于生物技术行业的原创新闻和分析。在十个月内,Timmerman 吸引了1,000个订阅者,他对一个人运营媒体公司的模式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Ricardo Bilton 对 Luke Timmerman 进行了采访,谈了这个模式的演变、客户服务的重要性、以及为什么数字媒体公司更应该有实体企业的思维。

当涉及到一个人的媒体公司的运营,最难的问题往往都是最小的问题。吸引个人订阅者很简单,但想要引起公司的兴趣却很难。该网站的唯一记者和销售人员就是Timmerman,他也是唯一的客户服务代表,经常需要亲自处理登录和计费等各种问题。大型媒体公司分散在多个人头上的任务,突然都压在了他自己身上。

“一个人开始打拼,独立发行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但随后你就会意识到所有细枝末节的行政任务你都必须处理,” 他说。“如果读者登录不了,或者忘记了密码——这非常重要。我必须处理好这个事儿,我每天必须留出专门的时间来处理这些事情。但是话说回来,这就是客户服务,我现在做的是企业,所以这就是我的工作。”

以下为具体采访:

Ricardo Bilton:你的模式在这两年有变化吗?

Luke Timmerman:这一年最大的变化是,我把订阅价格从每年100美元提高到149美元。但是我的订阅者都比较能接受这样的价格上涨,没有人有异议。我平台上的东西是有价值的,无论是100美金还是150美金,都是值得的,没有什么大的不同。我们平台还新开辟几个约稿作家。所以在开始的时候,100%的都是我写的,现在我写的接近90%。这些作家可以引入互补的观点和不同的经验。并且当我需要休息时,他们可以帮助我。我马上要去休我在这三年内第一个真正的假期。

Bilton:你对一人媒体运营有什么想法吗?人们都说一个人现在闯荡更容易成功,因为现在所有的服务和平台都使该过程更容易了。这个说法还是对的吗?

Timmerman:凡事开头难。我对Stratechery的Ben Thompson印象深刻。我认为他做得很好。我觉得你也可以在生物技术甚至其他行业做到这样。在其他行业里你可以找到新的营收点并清晰地看到你的内容的独特性。Ben和我都能做到这件事。

一人公司也可以在其他行业里取得成功,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成功? 我不认为报道地方市议会或报道当地的运动队适用于这个模式。它还取决于内容的独特性。如果有很多免费的替代品,比如现在你有的这些东西,要成功会更加困难。

Bilton:你认为这样的工作的关键部分是什么呢?您的方法似乎是与您的订阅者建立真正的关系。

Timmerman:是的,我认为和读者联系上非常必要的。他们会误以为我们是一对一的关系,但事实上,这不是真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真的,但是我有一千个订阅者。我在现实生活中遇见过他们中的一些人,我会看着他们的眼睛并和他们握手。像老派实体商业一样,这招非常受用。

我认为做内容也是这样。我有独特的声音,有人喜欢它,但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就是我。无论在Twitter上,还是在我的“福布斯”栏目,抑或是在我的播客里,我都表现亮眼。免费网站上有很多可以接触到我的方式,人们听取和观看我的谈论和观点,这一切都与我在我的通讯上一致。但是我的通讯上提供的才是最最干货的东西。

Bilton:有一定的输送管道非常重要。不能只写报道和评论然后把它放在付费选项里,同时还期望人们需要它。

Timmerman:传统的免费网络必须要有发现你的方式。Ben Thompson的做法是在他的网站上每周发布自己写的免费文章和他自己的播客。我做了类似的事情。我只是在不同的平台上都有这些接触点。

Bilton:你提到这个模型是在些垂直领域下运行的,但不是所有的都适用。你认为这种模式适合大多数人吗,怎样性格的人才适合呢?不是说总有一种你会舒适的生活方式吗?

Timmerman:你肯定要有创业精神,创业思维。的确,这个过程中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和压力。我要赚钱养家糊口。这不是别人的工作。我所处的环境不是优越到我可以什么都不做,只关心新闻。我希望可以,但我需要考虑如何管理自己的业务并出任CEO。这就意味着,例如,必须留意媒体新闻和宏观趋势。我必须仔细分析这些事情将如何影响我。

Bilton:你注意到的行业大趋势有哪些呢?

Timmerman:比如对付费模式的接纳。我很高兴在选举后看到这么多出版物的订阅大爆炸。这告诉我,一定百分比的读者群体认识到世界上没有免费午餐,如果你想要高质量的新闻,你就应该为此付费。这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好事。我必须注意这一点,想想它将如何影响我。我想到了消费者行为。人们认为所有内容都应该免费还是人们更愿意为高质量付费?

Bilton:从只关注报道到突然要处理所有的业务问题,是不是很难?

Timmerman:想要做商业没有错。这是一个业务。记者已经从业务方面被隔离,这其中是有原因的。但是每个新闻公司的人都有责任产生收入。每个记者都可以领工资,无论他们是否想知道这种情况发生与否。有人一直在努力支付薪水给那些做好自己工作的记者。于我而言,我需要做的高质量的新闻,做我想做的新闻,我认为这就是我赚钱的工作。

Bilton:所以你看到你在做什么作为一个数字业务,但操作更接近实体的服务形态。

Timmerman:我独自一人,他们是一群人。我不是一个无名的、不露面的公司。所有的这些都孕育了我们之间的连接。你是读者,我是记者,希望我可以好好工作,真诚以待,你也会忠诚于我。您将续订您的订阅;你会告诉你的朋友。由于读者的忠诚,我认为这是一种相当耐久的模式。

Like
喜欢 哈哈 哇哦 悲伤 愤怒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