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二度冲击IPO,想说服商户买一台智能“POS”还有场硬仗要打

拉卡拉二度冲击IPO,想说服商户买一台智能“POS”还有场硬仗要打

这是孙陶然第二次带着拉卡拉冲击IPO。

根据3月3日中国证监会官网发布的拉卡拉招股书,这家公司拟发以1元的每股面值,发行不超过4001万股,且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的不低于10%。计划募集的20亿元资金,将被用户第三方支付升级业务。

事实上2016年下半年,孙陶然就多次跟媒体提及,第三方支付公司集中上市的时机已经到来。当年,拉卡拉曾筹划以110亿元,通过“西藏旅游”借壳上市,然而这个计划中途遇阻,在发出公告后,中国证券交易市场进行了新一轮的政策调整,导致拉卡拉和西藏旅游的交易难易符合新出台的监管政策,故而作罢。

2005年,第三方支付公司拉开拉成立,主营业务是为企业用户提供收单服务,为个人用户提供个人支付服务,以及提供第三方支付衍生服务。

根据招股书,去年拉开拉1月至9月的营业收入接近20亿元,比去年全年收入增长了25%。此外,去年净利润为2.11亿元。

拉卡拉二度冲击IPO,想说服商户买一台智能“POS”还有场硬仗要打

拉卡拉招股书利润表

不过在个人支付市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入局极大的压缩了拉卡拉在个人支付领域的市场空间。拉开拉的公告中显示,个人支付业务交易量和收入在2014年至2015年期间就触及峰点开始出现了下滑:2013年至2016年1-9月,公司个人支付收入分别为20,436.43万元、 23,887.62万元、21,149.44万元、11,095.98万元。

相应的,到2016年1月至9月期间,公司个人支付业务占到总体业务的比例,已经从2013年的33.12%,下滑至5.56%。

战略上拉卡拉为自己寻找的破局出路,是通过增至服务构建“拉卡拉支付生态圈”。要弄明白孙陶然的生态圈战略,需要先看看这个生态圈的入口——拉卡拉今年的重头戏,大力推广的智能POS机。相对于传统的老式线下POS机,智能POS机的优势在于,能够整合银行卡、支付宝、微信支付及各种第三方支付工具。在拉卡拉的设想中,这个入口级硬件的作用在于收款,通过它可以延展到在后端云平台为商户提供理财、供应链管理、会员管理等相关的增值服务。再深一层,拿到企业的大数据后,拉卡拉可以涉足征信服务。早在2015年底孙陶然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已经开始涉足个人征信和企业征信。

不过拉卡拉要做的事,核心是大数据。而为中小企业提供大数据服务业务,并不是个新鲜概念,阿里和腾讯都瞄上了这款市场。从个人支付到信贷服务,拉卡拉始终在挑战巨头。

另外,要让商户认可智能POS机势的价值,拉卡拉必将面临一场硬仗。如今商超便利店里常见的支付场景是,商户持有一台传统的POS刷银行卡,并用一张A4纸打印出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二维码。Apple Pay等其他移动支付工具在这款市场中已经走向边缘,瓜分不足一成的剩余市场。

摆在拉卡拉面前的问题是,商户是否具有足够的意愿为一台“大一统”的支付工具付出几百元的成本。

能否啃下这款硬骨头,拉卡拉还需要向市场证明自己。

Like
喜欢 哈哈 哇哦 悲伤 愤怒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