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国预算办公室主任极力唱衰亚马逊

在过去31个月内,美股市场由全面上涨转变为目前少量股票上涨。而其中站在风口浪尖的正是亚马逊,该股股价从2015年1月的每股285美元升至当年10月的575美元,自此以后的21个月再次翻番至约1,000美元。

而相比之下,大部分股票价格维持平稳不动。以石油和天然气这类和现实世界经济挂钩的股票为例,它们几乎都表现平淡,甚至价格还急剧下跌。

市场上,少数大赢家公司的市盈率倍增。其中Netflix,Google,Facebook,Apple,Amazon和Microsoft作为领军人物,平均市盈率增加了约50%。自2015年1月起,这六支股票的整体市值增长为1.4万亿美元,涨幅约为82%,占标普500涨幅的40%左右。

这些数据看似惊人,但这一类事件已不是第一次发生。

在本世纪初那段疯狂的岁月,四大科技巨头微软,戴尔,思科和英特尔市场份额从8500亿美元上涨至1.65万亿美元,足足飙升了94%。在2000年3月的巅峰时期,微软的市盈率为60倍,英特尔为50倍,思科达到200倍。这些惊人的估值与现在Facebook的40倍,亚马逊的190倍,Netflix的217倍别无二致。

然而,即使伟大的公司也不可避免会在泡沫高峰期发生估值虚高的现象。这也是为何两年后,微软,戴尔,思科和英特尔的估值下降了1.25万亿美元,降幅达到75%。但更需要认清的是,这场壮烈的崩溃并不是由于销售和利润不佳,而是由市场泡沫破灭造成的。

放眼今日热浪滚滚的美股市场,前美国预算办公室主任David Stockman将矛头直指亚马逊。

他举例纳斯达克指数在1998年10月至1999年10月期间翻倍,然后在2000年3月前再次翻番,但就在该3月高峰后,纳斯达克指数猛然下跌70%,最终在2002年9月下挫82%。他认为亚马逊正处于类似的暴跌边缘。在过去的30个月其股价已经翻了三倍,但也经历过28%和12%的大幅下滑。

Stockman表示,亚马逊股价现已暴涨到1,000美元,可成立24年的它从没有创造出像iPhone这样令人眼前一亮的新产品。这意味着它的市值过高,190倍的市盈率可谓匪夷所思。

就亚马逊自身结构而言,首先其91%的销售涉及采购,搬运,存储和运送。这些销售环节在过去十年每年仅增长2.2%,并缺乏加速成长的宏观经济基础。其次,亚马逊的利润本质上是一次性的,无法催生持久性。亚马逊2017年第一季度的销售虽然同比增长22.6%,但这些有限的增长远远不能填补其巨大的估值泡沫。

此外,后起之秀沃尔玛电子商务作为亚马逊的强大竞争对手,在去年收购Jet.com后呈现爆炸式增长,创建了首屈一指的全球物流体系。其销售额在最近一个季度上涨了63%。

Stockman指出,事实上,亚马逊的商业模式和销售机制本来就是非常有缺陷的,只是人们都选择了忽视。它正是整个股票市场无限狂热的扭曲产物。换句话说,整个股票市场已经沦为疯狂的赌场。亚马逊这支泡沫股的存在只能说明央行们推动了经济衰退而非繁荣。亚马逊这波狂热行情终究是一个会破的泡沫,它的破裂只是时间问题。

Like
喜欢 哈哈 哇哦 悲伤 愤怒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