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时代已来,怕被巨头碾压的创企们都在寻求互补空间

自AlphaGo下围棋战胜李世石后,人工智能一下子火了。2017年,人工智能首次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AI+产业也迎来了一个更大的升级和发展机遇。

AI落地将为行业带来哪些新可能?相关领域的创业者又该如何处理与巨头的关系?

6月23日,界面新闻联合旗下《面谈》栏目携手百度安全,在2018中国创新创业成果交易会(以下简称“创交会”)举办了主题为“融合·裂变——人工智能为产业赋能”的分论坛。来自科大讯飞、深创投集团、优必选、酷哇机器人、码隆科技、智能一点、宜远智能等企业及投资机构的嘉宾给出了各自的答案。

“中国正处在流量红利时代消退的时候,因此现在正是用AI为企业赋能的最好机会。“智能一点CEO胡云华从人工智能发展所需的条件论证了AI发展的时机已经来临,这些条件包括数据、相应的人才及业务场景的需求。而在码隆科技副总裁刘念看来,中国也有发展AI的优势,即有大量数据、大量亟待解决的问题、实体经济的发展等。

“我们去探讨人工智能究竟能发生什么作用,为我们今天这个一个世界赋能的时候,要非常清楚我们的技术边界。目前来说有两个意义,第一能实现人机自由交互,第二它可以学习行业顶尖专家知识,取代这个行业90%的普通人士。”科大讯飞品牌管理部总经理兼华南公司副总裁吴骏华介绍,在人工智能为产业赋能方面,公司的理念是“顶天立地”,所谓“顶天”指技术顶天,即在计算智能、感知智能、认知智能三方面都进行技术探索;所谓“立地”指人工智能技术和各种场景的结合,如在翻译领域、医疗领域、媒体领域等各个领域的场景落地,解决各行业痛点问题。

科大讯飞也将源头技术开放到了讯飞云平台,所覆盖的终端数已超18亿,日均交互数达45亿,依靠其语音云的创业团队达到了87万。在吴骏华看来,这一步极具意义:“其实在这个领域,源头技术已经不需要做了。就像水和电一样,你要用水也不需要自己建个自来水厂,而只要接上一个水龙头就可以。人工智能时代已经到来,但这个时代不仅仅属于像科大讯飞这样的技术型企业,更属于未来越来越多的人工智能应用型企业,它们会推动这个企业发展的未来。“
深创投集团创新研发发展中心总经理乔旭东也有类似的观点,他表示,在AI未来的发展中,算法会出现开源化趋势,未来各公司对海量数据的依赖性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而这会为创业公司提供契机。

但乔旭东也提到,对人工智能领域投资的态度应该谨慎乐观。尽管AI看上去很美,但应警惕过度炒作。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对于AI项目的投资还是要回归商业本质,对关注融资超过关注市场创业公司仍应持谨慎态度。“

诚然,人工智能要落地,可能会遇到来自数据、算法、算力、人才、资金等各方面的挑战。而当巨头公司纷纷在该领域布局,如何处理与它们之间的关系就成了其它参与者需要审慎考虑的问题。

避让巨头或与之合作成了许多AI领域创业者的选择。

“大家都在抢资源,抢人才,坦白说我们国内一线的无人驾驶企业也有很多,但即使融资能力再强,我们拿的资金可能也不够博世或谷歌消耗资金的体量。据我所知,WEMO一年在无人驾驶上砸的钱可能是百亿级别。”酷哇CEO何弢表示,由于面对巨头的压制和未来碾压的可能,无人驾驶企业应选择好自己的赛道和方向,认清自己最终变现和落地的通道,与巨头互补、共存共融。“大部分行业的市场空间足够大,即使在竞争的情况下,创业公司也能专注于细分领域,并以此为契机和巨头进行互补。“

码隆科技副总裁刘念则认为,创业公司应扎根在相对不够大的市场,以专注为优势,和巨头在技术和商务层面合作。她也坦言,对于码隆科技而言,问题在于要在商品识别这一没有前辈的市场中去开拓、发展市场。

“这个行业是一个千亿行业,所以我们一定要达到一个商业和技术的平安点,在一个小的缺口上面建立足够多的纵深,才能活下来,才能跟大的公司有明显竞争上的差异。“在智能一点创始人兼CEO胡云华看来,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最大的挑战在于能否找准自己的定位,完成竞争的闭环,活到AI能够改变大部分生活的那一天。

此外,宜远智能CEO吴志力提出, AI本身是一种技术手段,形成技术壁垒应当是企业孜孜以求的,要在形成技术壁垒的同时和巨头形成良性合作,辩证看待和巨头的关系及发展前景。

Like
喜欢 哈哈 哇哦 悲伤 愤怒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