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和Lyft过高估值,引发对零工经济商业模式质疑

据外媒报道,对零工经济来说,今年将是重要的一年。打车服务公司Uber及其竞争对手Lyft正忙着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据悉,Uber有望获得1000亿美元的估值。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争论这些零工经济平台——这些平台安排人们为消费者服务,但不会雇佣他们——是让职场变得更好了,还是变得更糟糕了。

但Uber和Lyft的IPO引发了一个更大的问题:这种商业模式是可持续的吗?

现在,使用应用程序叫车已经变得非常普遍,人们很自然地会认为零工经济平台正在赚取利润。尽管Uber和Lyft的用户得到了投资者的大量补贴,但是这两家公司却仍在亏钱。尽管IPO不一定会让投资者根据实际情况给出恰当的估值,但是这一过程却让该行业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以Uber为例,去年在伦敦的两起法庭诉讼案暴露了该公司的一些问题。首先,该公司勉强避免了一项禁止其在伦敦运营的禁令。

2017年9月,伦敦监管当局拒绝继续给该公司颁发经营执照,称其不是一个“合格的”运营商。但在上诉过程中,Uber公司说服一名法官,它已经改变了自己的经营方式。在此期间,Uber公司做出了各种改变来提高安全性,比如对Uber司机的工作时间进行了新的限制。

对Uber来说,第二起案件的结局并不太好。该公司对2016年一场法庭判决结果提起了上诉,但却再次败诉:法官再次驳回了Uber的主张,即司机是“独立承包商”,而不是它欠下最低工资和假日工资的“员工”。

Uber的问题是,它越是努力向监管机构证明它提供了安全可靠的服务,它对司机进行的控制就更多(比如限制他们的工作时间)。这使人们更难相信这些司机是真正的自由职业者。

在判决Uber败诉的三名上诉法院法官中,有两人并未忽视这一问题。“Uber伦敦分公司向其法定监管机构表示,它在伦敦经营私人租车服务,而且是经营这种业务的合格公司。

与此同时,它在这起诉讼案中还辩称,它只是一家荷兰注册公司的附属公司,该公司允许成千上万的小企业所有者使用其软件。这显然增加了人们对Uber的一种不信任感。”他们写道。

Uber现在计划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提起上诉。但在英国和其他地方,很难相信该公司将被允许无限期地拥有两个头衔——“负责任的运输提供商”和“客户-工人匹配算法”。

不过,现在似乎有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去年,丹麦一家名为Hilfr的零工经济公司与3F工会签署了一项创新的集体协议。Hilfr公司负责派送清洁工到客户家里打扫卫生。

在应用程序上工作100小时后,Hilfr公司的工人将自动接受该集体协议的约束。该协议为他们提供了最低工资、病假工资和养老金缴款。如果他们愿意,工人可以选择退出,继续作为自由职业者工作。

这一解决办法可能不能直接应用到其他劳动力市场。但这提醒人们,零工经济公司提供的诸多好处——效率、灵活性和透明度——与给予员工就业保障并不是不相容的。

当然,问题在于这样做要花很多钱。即便没有作为一个大雇主的相应支出和税收账单,Uber公司每个季度的亏损额已达到约10亿美元。提价将是困难的,因为在美国这样的市场竞争非常激烈。

许多消费者和司机的手机上同时有Uber和Lyft应用程序,因此它们更换平台的成本极低。为司机提供就业福利很可能有助于吸引和留住最优秀的人才。

但如果消费者不承担成本,投资者将不得不承担。零工经济有一条通往未来的可持续发展道路,但它并不是用黄金铺成的。

Like
喜欢 哈哈 哇哦 悲伤 愤怒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