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投资VMate,各大巨头为何如此看好印度市场?

5月31日,印度短视频社区产品VMate获得阿里巴巴1亿美元投资,与钉钉,天猫精灵,阿里人工智能等项目一同归入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群。在国内短视频市场被抖音,快手瓜分殆尽的情况下,各巨头纷纷将目光投向印度,期待着印度能成为下一个中国,为提前入场的企业提供丰厚的营收。

印度人口红利袭来,互联网迅速普及带来增长机会

投资印度的企业看中的大多数是印度尚未挖掘的互联网红利和人口红利。与早期的中国一样,此时投资印度不仅成本较低,而且未来的增长可期,一时间诸多基金,投资人,巨头企业纷纷入场,认为印度将会成为下一个中国。但考虑到中印两国的不同,企业很难复制在中国的成功,即便如此,印度的红利依然吸引着人们前仆后继。

分析一个国家的红利情况,必须综合考虑其互联网发展阶段,也就是网络普及情况,人口数量和年龄结构。当一个国家处于互联网发展早期,网络开始应用但未彻底普及,人口数量较多,且平均年龄较小时,我们认为这个国家拥有吸引企业入驻的红利。

在网络方面,中印差距较大,根据2月28日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报告》,截至2018年12月为止,中国网民规模达到8.29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9.6%,手机网民规模达到8.17亿。中国近年来互联网公司发展艰难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红利消失殆尽,其中表现的最明显的就是获客成本的上升,目前已经从几年前的几十元一人上涨至上百元一人,而在早教等领域获客成本甚至上千。

印度的网络普及率显然低于中国,根据官方数据,印度2018年互联网用户数为4.83亿,手机网民规模为3.909亿。考虑到中印两国人口人数相近,可以大致估算出印度的网络普及率仅为中国的50%,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入驻后想要获取用户显得更加容易。

而在年龄情况方面,印度也拥有极大的优势。目前印度有超过一半的人口年龄在25岁以下,65%的人口在35岁以下。印度官方预计,到2020年,印度的平均年龄为29岁,而中国人在2020年的平均年龄已经达到37岁。平均年龄小代表年轻人更多,他们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更高,企业入驻印度后人工成本也较低。

事实上,国内的手机厂商小米,OPPO等早已经入场,腾讯,阿里巴巴等投资了诸多独角兽企业。不仅如此,国外Facebook,亚马逊等巨头显然也不想在错过中国之后错过印度。自从2018年以来,印度成为了各投资人眼中 的”风水宝地”,毕竟印度在互联网和人口上的红利对于任何互联网企业来说都是致命的吸引。

自动草稿

印度短视频市场火爆,阿里巴巴谨慎入场,仍将迎来字节跳动系冲击

面对庞大的印度市场,各大公司纷纷入场推出了国际版本的短视频APP,其中以抖音推出的TikTok取得的成绩最好,截止到2019年2月,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其位居短视频APP第一名。而欢聚时代推出的Like也仅次于TikTok和WhatsApp,位居社交媒体第三名。今日头条旗下的Helo和Vigo Video则分列第六和第八,接受阿里巴巴投资的VMate仅位居25名。

目前来看,在短视频领域,字节跳动系已经占据了印度的大部分市场份额,其旗下的TikTok自从2018年6月在印度上线以来一直稳居前五名,在TikTok接近5亿的活跃用户中,印度用户的比例达到了39%。推出的方言版短视频Helo和火山小视频的海外版Vigo Video排名也十分靠前,甚至超越了大部分印度本土短视频应用。不得不说,字节跳动在短视频上的优势是很难超越的。

面对强势的字节跳动,阿里巴巴显然不准备用VMate与其正面竞争,阿里大文娱班委、大文娱创新业务及UC总裁朱顺炎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阿里巴巴不会用重金砸入短视频市场,用巨额资金推动VMate争取更多的市场份额。一方面因为字节跳动系已经逐渐在印度站稳脚跟,很难与之竞争,另一方面印度市场情况特殊,是否适合短视频扩张还有待考究。

其实,阿里巴巴最近对于印度的投资已经没有了印度市场刚刚兴起时那样的自信,这一点通过阿里巴巴对印度支付企业Paytm的失望就能看出。而阿里巴巴将VMate归入创新事业群其实也能看出,阿里巴巴仍对印度的短视频市场保持怀疑态度。在创新事业群,阿里巴巴给予了VMate更多的自主探索权,也就意味着这一次对短视频的投资只是阿里巴巴的一次试水,当短视频市场明朗之后,才是阿里巴巴真正入局的时候。

但那时,没有短视频基因的阿里巴巴能否战胜强势的字节跳动系将是一大问题,毕竟在国内,腾讯为了应对字节跳动推出了短视频矩阵,但十几款APP没有一个对抖音造成丝毫威胁。这对阿里巴巴来说也是一样的道理。

本土化成短视频发展最大难题,语言风俗限制短视频传播

短视频作为一款社交媒体,想要发展必然要增强用户之间的互动,增加用户的粘性。这意味着只有融入当地文化之中,依托当地人创造作品才来吸引新用户的加入。

但是印度与中国不同,虽然中国是个多民族,多语言的国家,但印度在这一点上过犹不及,超过上百种语言,还有各种各样的宗教和风俗。除了语言之外,种姓制度、风俗,甚至法律都是其发展的阻碍。这意味着短视频企业想是实现本土化并不容易。

在语言方面,根据2001年的统计,在印度,有29种语言的使用人口超过一百万,122种语言的使用人口超过一万人。对于一家企业来说,想要开发出多语言的版本并不容易,更何况是几十种语言。

在此必须说明的是,虽然印度的官方语言是印地语和英语,但实际上,印度不同地区使用的主要语言并不相同,根据36氪报道,在德里所在的印度北方,印地语就是当地大多数人的母语,但是在印度南部重要城市孟买,人们的最常用的语言则是马拉地语。所以,短视频想要突破语言的桎梏并不容易。

在风俗等方面,短视频想要取得突破或许面临着整个印度社会的考验。由于印度各地风俗不同,存在着诸多禁忌,而短视频展示的内容大多数是个人的生活,因此很容易引发风俗问题,不少内容甚至可能都存在违法风险,TikTok以及Kwai,Bigo Live和 Like等其他中国短视频APP都曾经因为存在内容问题被指控。

因此,短视频APP想要本土化并不容易。各大巨头入场也并非都是成功,微信就曾经想要扩展印度市场,为此投资不菲,但最终还是出局。而Uber曾经想要在印度发展外卖服务,但在上市之后也缩减了印度的投资。

综上所述,印度与中国虽然在人口总数和发展阶段上呈现出一定的相似性,但实际上两者并不相同。中印国情存在诸多方面的差别,不管是政治,经济,文化还是社会方面都存在极大差异,企业若想复制在中国的运营模式将很容易遭遇失败。因此,阿里巴巴在投资VMate之时显得非常谨慎小心,毕竟印度市场是否有发展潜力,还需考察一段时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美股研究社”(ID:meigushe)

Like
喜欢 哈哈 哇哦 悲伤 愤怒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