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品频出、增长受挫,Slack如何度过上市后首个难关

自动草稿

在某些领域,特别是媒体和技术领域,Slack备受尊崇,成为必备的职场沟通软件工具。然而,在同样的圈子里,它也受到了一些谴责。一方面,人们赞扬是因为Slack使他们在工作上获得了成功,而另一方面,人们也指责它破坏了他们的生产力,甚至对他们的生活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正如我上个月所写的,该软件本身的易用性很差。它的目的是使9万付费用户——以及50万家免费使用该软件的组织——能够与他们的同事合作和交流,能够浏览一个中央知识库。但是,由于Slack的过度沟通和由此造成的中断,原本旨在促进工作的系统实际上却阻止了用户完成工作,导致了一系列其他问题。

在线社区初创公司Pregnant的创始人兼执行董事Sarah Peck表示:“当你优先考虑信息流时,你就把深度的、细致的沟通置于了次要地位。”Peck经常使用Slack,她认为“相较于重要性,紧迫性更需关注。”

这种紧张关系可能会给Slack新生的业务带来麻烦,而且已经催生了许多竞争对手,以及数千个旨在优化Slack让其变得更好的第三方应用。当该公司上周上市时,它在文件中列出的风险因素之一包括:“真实的或可感知的错误、失败、漏洞或Slack中的bug可能会损害我们的业务、运营结果和财务状况。”该平台还面临着来自技术巨头的竞争——谷歌G Suite、微软Teams和Facebook Workplace都在Slack的基本前提下进行共享和扩展。

Slack以处于上市后的静默期为由拒绝置评。

当然,这不能完全归咎于软件本身。正如我在5月份所写的,很多人抱怨Slack对人们生活的影响源于企业文化。在某些情况下,人们自己无法设定界限。

尽管如此,企业似乎仍在不遗余力地为软件造成的问题寻找软件解决方案。也许这与Slack在其直接上市文件中宣称的280亿美元市场规模有关,但这并不排除改善工作场所沟通与合作的必要性。

以下列出了几个他们希望解决的问题:

异步通信

作为一款旨在让全球多个时区的团队保持联系的软件,Slack在异步通信方面的表现相当糟糕。异步通信这个术语指的是让人们在应该工作的时候工作,而不是破坏他们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这是工作场所软件公司Doist正试图利用其工作场所沟通软件Twist所做的事情之一。

Doist也开发了自己的待办事项列表应用Todoist。它曾经是Slack的客户,然而,该公司发现,这款工具不适用于他们分布在25个国家的60名员工。

“我们团队中的很多人都在欧洲和亚洲,而我使用的是太平洋时间,”Doist市场总监Brenna Loury表示。“当我醒来的时候,Slack上就会显示有数百条信息。我需要仔细筛选,找出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次要的,还需要浏览所有的gif图片,这简直让人崩溃。”

她说,由于使用Slack,“我们不得不一直保持着联系。这从来就不是我们想要的。”

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后,他们创建了Twist,并于2017年推出。

“我们想确保人们的心理健康和幸福,使他们不会产生一种被迫在某些私人时间去联系工作的感觉,”Loury说。

Twist为“线程”和“聊天”提供了单独的选项卡,以支持异步通信。

“对线程而言,我们的想法是将它打造成为形式上更长、内容上更加周到的讨论,而不仅仅是一个单面的对话,”Loury说。线程是关于人们可以添加和引用的特定主题的文档。Loury说,线程需要一个主题行,这有助于保持主题一致。

Slack也有线程,可以从一个频道或对话中开始,该公司是在2017年才考虑添加这些功能的。在Slack上,发送消息是最简单、也是最基本的任务。

Loury说:“如果你错过了某个频道的某些内容,在很多情况下,你必须通过非线性的对话来追溯它。”由于某些不相关的评论,需要弄清楚聊天的内容,这过程可能有些困难。

Twist还敦促用户放慢速度,降低对响应时间的期望。

例如,当你试图发送一条直接信息时,你会收到一条通知,上面写着“不要期待立即得到回复”,这意味着你要问一个完整的问题,收件人会在有空的时候回答,而不是仅仅发送三个字“你在吗?”

此外,这款应用还避开了显示人们何时上网、何时阅读信息的指标。Twist认为,这样可以帮助员工减少一直使用设备的压力。消息显示为一个蓝色的指示点,区别于Slack显示未读消息数量的红点。

噪音使人很难弄清楚重要与否

对于在Slack中什么是重要的这一问题,许多公司都在试图寻找答案。在Slack中,平庸和有意义往往难以区分,即使搜索也无法真正区分两者。

而这两者的结合可能不利于生产力的提高。

AntEater Analytics的创始人Alex Ackermans并不认为Slack有什么问题,但他仍在试图通过AntEater改进。AntEater是他开发的一款应用,可以在Slack上显示重要信息。用户可以询问AntEater他们公司的JavaScript专家是谁,或者直接找到他们上周应该读过的故事的链接。

Slack似乎对自己的搜索工具很有信心,它在公开文件中列出了该平台的关键功能之一:“我们还利用机器学习,根据用户行为和上下文提供个性化的搜索结果,比如用户最常与之交流的人、与用户最相关的文件以及用户倾向于参与的渠道。”讽刺的是,Slack的名称是“Searchable Log of All Conversation and Knowledge”的首字母缩写,意为搜索所有对话和知识的日志。

Ackermans的应用使得在Slack上搜索变得更容易。正如Ackermans所说,“常规搜索不会给出最好的结果。它给出的是一个很长的结果列表。”而AntEater不同,它“利用人工智能”创建了一个“组织关系图”。对某一话题谈论得越多的人,搜索结果就会显示得越高,与你搜索相关的信息也会显示得越高。”

AntEater还创建了每日和每周的总结,对某个固定频道发生的事情进行汇总。

Laura Kurtzberg是卫星图像分析公司笛卡尔实验室的前端开发人员。她喜欢使用这款软件,但她表示,在她100多人的公司里,Slack的普及度还不够。

Kurtzberg经常在Slack处理所有信息,并将其传递给那些同事。

她表示:“基本上,我所做的就是,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会给那些不查看Slack消息的人发邮件,或者直接站起来告诉他们。”

干扰太多

Slack的问题在于,它的消息传递工具太容易沟通了,效果太好了,这与直觉恰恰相反。事实上,根据生产力分析公司Time的数据,大公司的员工不可能完整地阅读他们的Slack信息,浏览所有频道。

软件程序员Alicia Liu去年在Medium的一篇文章中对此做了最好的描述:“通过降低启动沟通的障碍,其隐藏的副作用就是Slack可以悄悄地、成倍地增加沟通开销,导致大量低质量的沟通。”

这就是为什么Slack的一些竞争对手把信息放在了次要位置。工作场所合作软件Taskade将项目放在首位。该应用以一个项目页面为中心,结合了实时协作工具和工作流功能,帮助人们分配和安排任务。该项目页面有聊天和视频,位置在一侧。

Taskad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ohn Xie表示:“每次谈话都要回到项目上来,所以噪音更小。”他补充道:“当你需要沟通的时候,对话是次要的,可以帮助你促进沟通。”这将导致总体上的信息减少,并使对话保持在正轨上。

Taskade还允许用户折叠项目的各个部分——例如树状图——这样就不会发生太多事情,你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特定的项目上。

他说:“我们的愿景是帮助人们集中精力、全力沟通和合作,并以一种更有组织的方式消除干扰。”

Slack并没有问题,只是你没有正确使用它

Slack有很多选项,比如可以关闭或打开通知,还可以定制何时以及如何接收消息。该平台对第三方开发人员也特别友好,第三方开发人员通过开发应用提供了更多方法,可以个性化定制Slack来满足您的需求。

因此,用户对Slack的部分不满可能来自于不知道如何正确利用它的所有选项。重要的是,大多数这些设置(当然还有附加应用)都不是默认设置,这意味着大多数人不会使用它们。这就是培训的作用。

Slack全球“客户成功”团队的任务是加入大型团队并继续提供用户支持。除此之外,它还提供了大量关于如何使用该平台的文档。

但从人们对Slack的抱怨,以及我们与使用它的人的交谈来看,这些努力都没有奏效。

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可能首先与教育人们如何在数字环境中正确操作有关。

“我们不知道如何组织这些正在转向更多数字化工作的公司,不仅仅是在Slack上,也在其他平台,”Time Is Ltd.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an Rezab说。他强调,需要使用数据来找出如何在特定公司内最好地校准工作场所软件的方法。

他说:“我发现很多工作场所软件公司(不仅仅是Slack)的问题都是,他们通常没有数据支持的最佳实践。公司需要了解他们是如何演变的,如何继续构建体系结构以最大化效率。”

Peck说,问题在于公司如何定义他们的具体需求,比如他们想要如何度过时间,他们的文化应该是什么样的,以及失败意味着什么。“企业必须弄清楚他们究竟在利用Slack做些什么。”

Like
喜欢 哈哈 哇哦 悲伤 愤怒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