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高、营收难,万达体育很疼

这个夏天,国内体育赛场有点恍惚,足球赛事失利球迷已经见怪不怪,可在自家门口举办的篮球世界杯跟着失利,粉丝们始料未及。“周琦垃圾”“李楠下课”“心疼易建联”“大姚,我负责”等微博热搜的火爆,无一不显露着球迷的愤怒和无奈。

赛后中国篮协主席姚明主动揽责,并坚定的表示:“我不会停止改革,我们不能半途而废,必须更为坚定地走下去。我们已经知道了世界的格局,必须向着世界先进的水平去看齐。”从职业联赛到培训再到青少年的体教结合,姚明接手中国篮球改革已有两年之久,而从本次世界杯赛况来看,大姚的中国篮球改革之路任重而道远。

中国队小组赛出局,京东奥运入场券悬而未决,悲愤的除了球迷之外,还有篮球世界杯的赞助商们。据悉,在本届篮球世界杯的18家赞助商和合作伙伴中,有12家赞助商是中国品牌,万达体育是当中的佼佼者。

作为体育赛事后面的组织者、供给者、宣传者,万达体育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惨淡经营。近期,万达体育公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万达体育第二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2.838亿欧元(约合3.228亿美元),同比下滑30%。

体育改革道路上,大姚难万达体育更难。其首份财报营收下滑,加深了资本的猜疑:万达体育招股书上规划出的体育商业帝国,能否实现?

“中华大宴”的诱惑

在中国,体育行业是名副其实的朝阳行业,而嗅觉敏锐的资本自然不会错过这场“中华大宴”。

中国产业信息网显示:2012-2016年我国体育行业产值和增加值五年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18.94%和19.87%,增长十分迅速。预计到2020年我国体育产业总产值能顺利实现突破3万亿的目标,到2022年体育产业规模将进一步超过3.5万亿,增加值也将达1.14万亿。

而国内体育产业规模以大范围、大幅度快速扩大、增长的原因,和社会的发展、人们健康意识的强化以及国家政策的扶持息息相关。

一来,乡村城镇化、体育基本设施、人民经济水平等各个方面社会力量的壮大,为体育产业提供了有利的环境基础和经济基础。就目前而言,我国2020年全面小康的目标已基本达成,我国城镇化率从52.6%提高到58.5%,8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城镇人口的增多进一步扩大了体育人口数量,加上城镇休闲区体育设施完善、人们体育运动需求的增加等等。

二来,日渐完善的体育政策推动了体育产业的发展。据中国产业信息网不完全统计,我国已连续5年提出有利于体育产业发展的政策法规,为体育行业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2014年提出“发展全民健身、竞技体育和体育产业”。2015年提出“发展全民健身、竞技体育和体育产业,扩大教育文化体育消费”。2016年提出“支持发展文化体育等服务消费”。

2017年提出“实施全民健身计划,广泛开展全民健身,统筹群众体育、竞技体育、体育产业发展 ”。2018年明确了体育产业与“智能产业”、“互联网+”的融合发展方向,确立推进体育改革,支持社会力量提供体育服务。

相较于欧美国家我国体育产业虽然起步晚,但发展速度快、空间大。近几年,创业者、资本巨头纷纷涌入体育产业,意图分羹“中华大宴”后,养成一只的“独角兽”。据品途智库统计,2018年上半年,体育产业融资增长,后续融资占比首次超过50%,阿里体育、苏宁体育、腾讯体育、万达体育等名企进入消费者视野。

在众多分羹者中,由万达体育中国、盈方和美国世界铁人公司组合而成的万达体育散发着资本的光芒。经历了1998年“万达集团永远退出足坛,以示对中国足球黑暗的抗议”的黑暗时刻后,万达体育卷土重来2019年成功在美国上市。

时隔多年,重新起航的万达体育第一份财报备受资本瞩目。

营收惨淡,出师不利

与市场预期不同,万达体育的开局并不怎么美好。万达体育第二季度总营收为2.838亿欧元(约合3.228亿美元),同比下滑30%。

从万达体育收入结构来看,其主要的营收来源有观赏性运动业务、大众参与性运动业务、数字媒体制作与解决方案业务,这几大业务也是体育产业变现的重要途径。

大众参与性运动业务营收,主要通过举办赛事,从中收比赛费用、赞助费用和城市费用获利,因而营收的增长与赛事举办数量和参赛人数呈正相关性。财报披露,万达体育本季度大众参与部门第二季度营收为9090万欧元(约合1.034亿美元),同比增长21%。

本季度营收增长得益于近几年体育市场火热,付费参赛人数、付费参赛者人均收入的增加。据悉,第二季度总付费参赛人数从去年同期的44.9万人增加到2019年第二季度的46.6万人。另外,2018年第二季度,运动员人均总收入从96欧元增至118欧元。

观赏性运动业务营收,主要是通过竞标、采购,买断或支付佣金拿到篮球、足球、冬季和夏季奥运项目等赛事资源,再进行商业化处理,提供比如媒体版权、赞助招商、品牌营销等服务,以此来获取资金赞助。

由于篮球、足球、冬夏奥运项目等赛事举办有周期,因此观赏性运动业务营收不确定性较高。财报披露,万达体育观赏性运动部门第二季度营收为1.381亿欧元(约合1.571亿美元),同比下滑6%,营收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受赛事周期的影响足球业务收入下滑。

数字媒体制作与解决方案业务(DPSS业务)营收,主要是通过体育赛事信号制作、转播服务获利。万达体育第二季度营收为5480万欧元(约合6230万美元),同比下滑70%。这是由于万达体育在2018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为俄罗斯世界杯赛事提供的媒体制作服务,而今年第二季度没有与之媲美的重要赛事,万达体育DPSS业务营收也随之下滑。

财报中,好的一面是消费者日益增长的体育消费需求以及体育产业链条的成熟,扩大了大众型运动业务的上升空间。坏的一面是,由于体育行业赛事周期的影响,万达体育DPSS业务、观赏性运动业务,双双下滑。在其他商业模式尚未成熟之前,大众型运动业务、DPSS业务、观赏性运动业务还需支撑万达体育的下一轮营收增长,而就目前而言业绩不容乐观。

总而言之,不乐观的营收数字加上不稳定的行业因素刺激着资本的神经,万达体育寄希望于在下一季度的业绩营收。可祸不单行,正在万达体育财报惨淡经营,资本举棋不定之时,万达体育慌忙“换帅”之举,又引起了一阵市场舆论。

临时换帅,惹猜疑

众所周知,万达创始人王健林在成为一名商人之前是一个决策果敢的军人。转业下海后由房地产起家,而后将产业延伸至酒店、金融、影视、旅游等打造了一个万达商业帝国,成为享誉国内外的成功商人代表。

作为一个商业帝国的决策人,王健林有自己的用人之道,可此番万达体育换帅,却显得急迫、匆忙。

万达人事变动公告比万达体育首份财报来得早。9月6日,万达体育向SEC提交人事变动公告:“原万达体育中国总裁兼CEO杨东为因个人原因离任,并离开公司董事会。”离职前,杨东为工作的原计划是代表万达体育出席9月8日举行的沈阳马拉松并发表演讲,可见这一次人事变动的急促。

事发突然,资本始料未及的当下也纷纷猜测,万达体育人事架构是否受到什么重大打击。万达体育“新帅换老将”有什么讲究?

据悉,杨东为曾在NBA工作近十年,有着多年的体育工作经验。2016年杨东为出任万达体育中国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职务。三年时间里先后让环广西公路自行车世界巡回赛、中国杯足球赛、IRONMAN 70.3世界铁人三项赛、摇滚马拉松等万达体育旗下赛事在国内落地,在其领导下万达体育亦步亦趋、稳健发展。

万达体育方面没有为杨东为的离职做出更多的解释,但是对新总裁做了诸多介绍。

人事变动公告声明,万达体育由万达宝贝王集团执行总裁高益民随即接任。公开资料显示,高益民与体育产业缺少交集,此前担任万达集团旗下儿童游乐及教育全产业链企业宝贝王集团执行总裁,这一任期仅持续半年。更早前,高益民从2010年起供职于万达集团商业地产部门,曾任高级总裁助理兼青岛公司总经理等职位。

对于临时“换帅”的举动,万达体育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杨恒明表示:高益民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高管,他对中国不断变化的人口结构以及中产阶级对中国未来发展的重要作用,有着深刻的理解,我们相信,高益民和我们有才华的中国团队将加速我们在中国的战略发展。

可在外人看来,相较于在体育行业里打拼多年的杨东为,高益民出任万达体育中国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职务并没有很多的优势。因而,外界流传的“万达体育中国公司挣不到钱,得有人来担责,所以杨东为的离任不可避免”等言论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营收下降、股票下跌,在发布第一份财报,以初印象面世这个时间节点,杨东为离任调来没有体育运营经验的老兵高益民接任万达体育更深层次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临时换帅”容易动摇军心。

“流血上市”的伤

早前,共商万达体育的发展边界时,王健林明确表示:“2020年,(万达体育)净利润要做到十位数甚至几个十位数,最终的目标是公司上市,给中国带来一个高价值、持续性盈利的国际级体育巨头公司。”

现实是,万达体育上市时间比王健林预计提早了一年。7月26日,万达体育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可上市路线一波三折,股价一路下跌,发行价缩水4.08亿美元。

万达体育上市前,招股书披露万达体育的招股价曾为12美元至15美元,后调整为每股9美元至11美元;而最终发行定价再度下降至8美元,上市首日股价大跌35.5%。即使发行价格连降三次,万达体育上市后仍未获得市场认可,股价持续下跌,与王建林“高价值、持续性盈利”的预期差之千里。

招股书上的宏图伟业与上市后发行价暴跌的落寞形成鲜明对比。万达体育这座依靠“买买买”拼凑的体育帝国险遇上市危机,但买买买后遗留的巨额债务依旧是限制自身发展的枷锁。

一方面,万达体育“高举高打”多次并购投资后欠下高额债务。其先后收购了法国拉加代尔公司运动部门、有“摇滚马拉松”IP的CGI公司、欧洲障碍赛主办方XLETIX等等。大举并购导致债台高筑,万达体育选择提前上市募资偿贷款和利息,但效果并不理想。

招股书披露:万达体育2016年-2018年,万达体育的营收分别为8.8亿欧元、9.5亿欧元、11.3亿欧元;净利润分别为-2925万欧元、7879万欧元、5401万欧元,虽然营收逐年递增,但盈利情况波动较大。另外,截至2018年时,万达体育的总资产为18.83亿欧元,总负债为18.92亿欧元,资产负债率超100%,2019年一季度则下降至84%,虽然有所下降,但负债率仍然不低。

另一方面,负重前行的万达体育,国内外都面临着众多竞争对手。在体育相关领域,国外Facebook、亚马逊、苹果公司、奈飞以及谷歌等巨头,纷纷在体育产业领域加大投入;国内阿里巴巴、腾讯、苏宁同样对体育产业这块大蛋糕虎视眈眈。

不得不说,流血上市让万达伤了“筋骨”,而在伤痛未愈的情况下第一份财报营收下滑又是沉痛的一击。本以为万达体育就此走下坡路,可从近期的举动来看,面对外界竞争对手的压力以及自身债务的压力,重压之下万达体育依旧前行。而前行的动力只因有一个坚实的靠山——万达集团,外加一套贯穿体育产业的商业逻辑。

审视万达体育梦

虽然万达体育背负着高额的债务,盈利遥遥无期,但在发展战略上王健林有自己独到的打法。体育行业上中下三个商业化关键节点的紧密连接,形成了体育产业生态链,为顺应行业发展王健林为万达体育发展提出了“A、B、C三端”理论积极布局体育产业。

A端是指体育产业中的国际性组织,既包括重大综合赛事的国际组织,也包括单项赛事的国际组织;B端是指代理这些体育产业组织或品牌赛事转播权、营销权的公司;C端是指具体的单个体育比赛或者单个体育俱乐部。

国内体育产业生态是一座金矿,而打通A、B、C三端的关键是体育资源。具体而言,体育公司掌握了国际赛事版权资源,就可以在国内落地国际赛事。而在版权基础上,又可以进行赛事服务的商业化,以及打造原创赛事IP树立自身体育品牌夯实核心实力,从A、B、C三个层面贯穿体育产业。

万达体育目前正在A端和B端发力,意图巩固A、B端资源而后深入C端市场,构建和完善赛事IP、运营、推广、制作和传播的一体化业务模式。

在体育资源方面,8月31日,万达集团与国际篮联再续前缘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往后,万达集团将拥有2023年、2027年、2031年的男篮世界杯,以及未来3届女篮世界杯,亚洲、欧洲和美洲的篮球洲际杯赛,青年篮球世界杯比赛等赛事进行全球营销的权力。另外,万达体育还是国际足联、国际篮联、国际冰联等十几个世界体育组织全球或中国独家商业合作伙伴。

随着体育市场的升温,这些筹备中的体育赛事资源将会成为万达体育经济增长的助推器。而万达体育最终也将通过赛事版权运营之上而下向产业中下游延伸,最终发展成为覆盖体育A、B、C端的生态闭环。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体育市场处于上升时期,给万达体育乃至其他体育公司的发展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

体育市场在中国有巨大的潜力,Frost Sullivan的报告称:中国则是全球体育赛事和媒体及营销业务发展最快的市场之一,伴随着北京冬奥会的来临,未来4年,中国大众参与型体育、观赏型体育市场规模的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21%,而数字、媒体和体育服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0%。

近期举办的篮球世界杯赛事以及综艺节目《这就是灌篮》前后两季的热度足以证明,体育的魅力。据悉,《这!就是灌篮》第二季第一期节目的开播,微博#这就是灌篮#话题的阅读量也达到47亿,#这就是灌篮第二季#话题阅读量突破1.5亿,讨论量6.6万。体育赛事关注度的上升、运动类综艺节目的崛起从侧面反映了,国内体育市场商业化的潜力。

作为业内知名度较高的明星体育公司,万达体育自诞生那一天起就充满争议。虽然万达体育营收现状不容乐观,但从发展前景来看,万达体育有着明确的发展目标、敦实的体育资源,资本在观望在静待花开。

小结:

对于万达体育而言,这是一个最好的体育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体育时代。好在,经过多年谋划,自身已掌握强大的体育资源,且累积了多元化的变现渠道,只待爆发。坏在,时代在变化、需求的改变,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临时换帅的警示、首份财报的惨淡、流血上市的无奈,这些事件的积累也能压垮一座大山。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Like
喜欢 哈哈 哇哦 悲伤 愤怒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