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软一手制造 WeWork 悲剧 过分推高估值致公开市场投资人远离

如果 WeWork 当初选择以 169 亿美元的估值,而非 470 亿美元的估值上市,该公司今天几乎肯定会公开交易。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几年后,当商学院教授们在写他们的 WeWork 案例研究时,最大的实践教训之一可能是:WeWork 应该从软银的孙正义那里少拿点钱。

过去几个月来,WeWork 的困境让软银扮演了黑手党老大的角色。软银向这家共创空间初创公司投入了巨额资金 –106.5 亿美元,并预计该公司将以高于 470 亿美元的估值上市。任何看过黑手党电影的人都知道,如果你从教父那里拿钱,你最好兑现。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WeWork 创始人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并没有真的没能为孙正义带来什么。当然,诺依曼的怪癖,以及可能的非法活动,让他成了一位不负责任的首席执行官。但从 1 月份接受软银 470 亿美元的估值到 9 月份公司准备首次公开募股,他并没有管理不善。

相反,诺依曼在以太不现实的价格向软银出售了过多股权之后,并没能为员工和其他投资者带来回报。由于将公司近 30% 的股权出售给软银及其相关基金,诺依曼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因为孙正义认为没有他,WeWork 的前景会更好。孙正义上个月反对诺依曼的举动让他失去了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也可能让他失去董事会席位。

不过美国资本主义和黑手党有点不同。软银没有处置诺依曼,而是根据他想出售的股权,向诺依曼支付了 9.7 亿美元,并额外支付 1.85 亿美元作为「咨询费」,这实际上只是 WeWork 接受软银,而非摩根大通 50 亿美元救援方案的一种奖励。

当诺依曼在 2018 年 11 月和 2019 年 1 月分别接受软银 30 亿美元和 20 亿美元投资时,WeWork 的估值从 200 亿美元飙升至 470 亿美元。换句话说,软银的投资让 WeWork 的估值提升了 270 亿美元。

这应当可以作为对投资银行和 WeWork 董事会的警告,因为其他投资者可能不同意该公司价值 470 亿美元。但是相反,摩根大通、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等投行都认为,他们可以找到愿意在 600 亿至 1000 亿美元这一估值范围内对 WeWork 投资的投资者。WeWork 随后继续进行不明智的首次公开募股,因为激进的扩张和未偿还的租赁债务,该公司可能会在数周内破产。

WeWork 在 2018 年时的 200 亿美元估值,实际上也是软银设定的。在 2017 年成立了规模达千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之后,软银在随后一年对 WeWork 投入了 44 亿美元。

投资人必须回到 2016 年才能找到不受软银影响的 WeWork 估值。当年,中国最大的酒店连锁企业之一上海锦江国际大酒店牵头了 WeWork 的 F 轮融资,以 169 亿美元的估值对该公司投资 6.9 亿美元。

如果选择以 169 亿美元的估值,而非 470 亿美元的估值上市,该公司今天几乎肯定会公开交易。即使公众投资者拒绝了 170 亿美元的估值,WeWork 也可能与 Uber 和 Slack 有着相同的命运 — 在跌跌撞撞之前成功上市。诺依曼可能仍然是首席执行官,他的公司将有充裕的公共收益来继续扩张或寻找更快的盈利途径。

现在,软银将在购买高达 30 亿美元的股权并加速 15 亿美元的股权承诺后控制 WeWork。软银及其辛迪加也为 WeWork 提供了 50 亿美元的借款,以帮助推动其盈利,并希望在未来上市。但是 WeWork 的联合创始人诺伊曼出局了。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即便是 WeWork 获得了新的投资,外界也不对这家公司约 100 亿美元至 120 亿美元的新估值抱有太大信息。为什么?因为这又一次是软银的独角戏。

Like
喜欢 哈哈 哇哦 悲伤 愤怒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