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来失败的创业项目,都是怎么把自己玩死的?

1、算不清楚的共享经济

从2015年至今,涌现出不少创业新赛道,有些创业项目从边缘走到舞台中央,并获得资本及用户的认可,但也有一些曾经“超级热门”的项目从风口跌入冷门,“窗口期”不过三年左右,如今正逐渐被时代所遗忘。

共享单车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2015年9月2日,一篇题为《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的帖子在北大校内疯传。这是戴威、张巳丁、薛鼎熬了两个通宵写就的单车宣言,使共享单车从北大校园走向了全国各地,直接开启了共享单车的“疯狂年代”。

彼时,ofo的第一个投资人朱啸虎不仅拿出了1000万进行投资,还陆续带来了很多资源,让ofo走向了疯狂的扩张之路。

另一个共享单车的玩家也不甘落后。

2016年4月,胡玮炜带领摩拜进入上海并开展运营,9月进入北京,年底在全国七个城市开展业务。就此,摩拜与ofo的大战在2016年年底打响。

战端一开,就复制了当年的“滴滴快的大战”,套路是常规但又十分奏效的“补贴大战”。

2017年,摩拜和ofo的用户经常能收到优惠充值促销的短信,打开各自的APP,直接弹出来的也是促销广告,充返比的优惠力度最高能超过1:2。

在此背后,是两者频繁的“融资比拼”,或者说是“资本输血”——2017 年1月摩拜单车获得了腾讯2.15亿美元D轮投资,3月ofo小黄车宣布获得 4.5亿美元融资,7月ofo再次宣布获得阿里等 7 亿美金融资。

2017年初,被资本簇拥的ofo搬入理想国际大厦,那是中关村租金最高的写字楼,办公桌椅2000块一套,甚至马桶都带电动加热。公司的钉钉群日夜响个不停,每天都有新人涌入。年会上,戴威发了一夜红包,并奖励老员工一辆牧马人越野车,所有人都对ofo的未来有极强的信心。

而获得巨额融资后,两家“烧钱补贴大战”打得更是轰轰烈烈,在用户数量上“互相紧咬着上升”。艾瑞的数据显示,2017年5月, ofo月度活跃用户增长至6272万,摩拜月度活跃用户增长至5838万。

作为ofo的投资方,朱啸虎把这一成绩单晒到朋友圈上“炫耀”,马化腾则留言回应:从微信支付看摩拜高出一倍多。紧接着,朱啸虎发了一条颇带“寓言式宣战”意味的朋友圈:90天内结束跟摩拜的战斗。

然而,都不用时间的沉淀,仅仅365天过后,这个巨大的气泡就被市场炸得支离破碎。

长期地烧钱补贴用户,加之每次一元钱、五毛钱的使用价格,这“入不敷出”的状况让摩拜和ofo的资金链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危机,这也为后来的被收购埋下了伏笔。

毕竟,互联网效应是胜者为王,弱者苟延残喘都难。但没有竞争壁垒、靠资本堆积起来的优势,最终也由资本决定谁是王者。

先是小蓝单车,这个在市场排名第三的共享单车品牌,由于资金链断裂,在2017年11月遗憾出局;其次,在2018年4月,美团突然宣布收购摩拜,当时有媒体报道称,“摩拜债务总额合计超过10亿美元,现有股东已放弃继续支持,也没有新的资本再愿意入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就是投资方“逼迫摩拜卖身”的重要原因。

紧接着到了2018年5月,有知情人士称,ofo对供应商欠款12亿元左右,城市运维欠款近3亿元,合计欠款15亿元,但账面可动用现金不足5亿元。

ofo和摩拜的投资人也想极力促成两家合并,但这个方案是滴滴要成为新公司的控制者,戴威不接受这个方案并在公开场合喊话:资本要尊重创业者的理想。

但在投资人眼中,戴威无疑是把自己的权益凌驾在所有投资人之上。于是,朱啸虎最先退出,并向阿里转让了持有股权。与此同时,关于ofo的收购方案进展屡次不顺,最初有意向“拉一把”ofo的滴滴和阿里,最终都直接或间接地成了ofo的友商——滴滴携“青桔”加入战局,阿里选择给“哈啰”输血。

也许是年轻气盛,戴威彻底把ofo的路堵死了。2018年,曾风头无双的小黄车陷入退款泥沼,最多时退款人数达8位数。

戴威在模仿谷歌装修的食堂里给员工开会,自比《至暗时刻》中丘吉尔,号召“永不放弃,保持战斗”。然而,随着退款人数缓慢跳动,ofo搬出中关村,搬出酒仙桥,慢慢下沉,最终只余泥沼上几个气泡。

如今,共享单车依然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三国杀”的战局仍在,只不过对战者换成了美团、滴滴和阿里支持的哈罗单车。

在本质上来看,这三个巨头之所以扶持共享单车,并不是因为看好其盈利的前景,反而是各有其平台的需求,都需要这一个线下入口来引流。因此,如今的共享单车“三国杀”,实际上争的是线下覆盖率。

“共享单车对于巨头之间只是竞争的工具罢了。”香港知名投行分析师林悦对「创业最前线」表示,共享项目的死亡在于“根本不经济,也没有市场前景”。

他认为:“就像共享篮球、共享雨伞等看似合理的需求,但经过市场的检验基本上都属于伪需求或者弱需求,根本不能撑起一个庞大的市场和资本表现。”

2、昙花一现的上门生意

除了大起大落的共享单车之外,在2015年,还有一个赛道火得一塌糊涂,那就是只做上门生意的O2O。

不管是美甲还是洗车,只要你打一个电话或者在App上发一个单子,就会有人上门服务,100%实现你的需求,关键是平台的补贴让你觉得“一切很值”。甚至到了2016年,创投圈还有人提出“O2O就是互联网的未来”这一说法。

IT桔子的数据显示,从风口的规模/量级来看,这5年来,创投圈最大的风口是O2O。2015年,O2O领域的创投活动最为鼎盛,当年发生了1600起投资事件,以此为基准,一年后,投资数量就锐减至一半;到了 2020 年,O2O投资事件数仅是高峰期(2015 年)的5%,可见90%以上的O2O项目都不受资本待见了。

不难看出,绝大部分O2O项目的创业者都是陪跑者,被市场竞争和烧钱大战“搞垮”,而关键的是,很多O2O项目最后被证明是“伪需求”,尤其是O2O领域中的上门服务。

主打上门美甲的河狸家便是典型代表,在刚创立两年时间里,其CEO“雕爷”孟醒就频繁在社交媒体上发声,大谈河狸家对颠覆美业行业的野心,公司估值曾在2015年的时候达到近3亿美元的高峰,甚至在O2O上门美业服务平台中,也多次名列前茅。

宣称“解放手艺人”的河狸家是雕爷拿融资最多的一个项目,成立半年时估值达到10亿元,迄今完成五轮融资,其中IDG从天使轮起每一轮都追投,但融资时间集中在O2O最火的2014年和2015年。

但到了2018年初,随着河狸家新一轮的融资悄然终止,其发展模式存在的弊病逐渐被显露出来,尤其是“盈利难”的问题。雕爷曾在2017年2月发文称:“河狸家还在严重亏损,上门服务,真是个大坑,后悔死我了。”

最近雕爷还表示,到2020年底河狸家还持续在烧钱,现金流并没转正。

除了盈利问题之外,还有人质疑河狸家APP不能强绑定技师和用户,如果双方建立信任,可能会绕开平台私下成交。至此,“雕爷”大力吹捧的上门服务O2O这个赛道,也逐渐被人看作是一个伪需求。

“上门服务的商业模式很难盈利,就算现场服务一小时,但加上路上来回可能需要更多时间。技师的收入估计覆盖掉不了时间和空间的成本,再加上信息匹配、运营费用以及疯狂的补贴,这个行业盈利才很奇怪。”投资人李鑫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李鑫从不看好河狸家,“他主打滴滴美甲是一个细分剥离出来的领域,所需场地、设备也没有什么门槛,我觉得支撑不起一个独立的行业。”

在发展进入瓶颈期后,河狸家沉寂了两年,终于在2020年选择投入阿里的怀抱,成为阿里新零售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河狸家又活了。

在接受了阿里投资后,由天猫牵线搭桥,欧莱雅等品牌的上门护理服务开始给河狸家来做,目前十几个大牌启用河狸家提供的售后服务,且持续签约更多品牌。

这成为河狸家转型的重要标志。“不同于上门清空调、保洁,上门美甲、美容的需求很小,现在河狸家转做to B业务,给欧莱雅等品牌商提供服务是一个好的探索。”李鑫说道,他认可现在河狸家被阿里注资之后的新转型。

另一个“曾经火得不得了,最终惨遭溃败”的上门服务项目是上门洗车。

2015年下半年,呱呱洗车完成1亿元人民币Pre-B轮融资,让外界刮目相看,原本以为获58到家加持、合并赶集易洗车后,其会成为洗车O2O行业为数不多的独角兽。

彼时,其他洗车平台的融资不到位,呱呱洗车创始人郄建军在为公司补充弹药后,颇为得意地对行业“指点江山”:“O2O上门洗车的需求真实存在,之所以发生这么多企业倒闭,是因为这是一个重资产模式,养人是很高的成本,而大部分企业主要是向市场拿钱,没有太多现金流,一旦资本遇冷,资金就会难以为继。”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郄建军曾表示这个市场只要挺过去就有很大的空间。“O2O上门洗车企业倒闭很正常,当初就曾发生过千团大战,这个市场在快速发展,大家抢夺初期用户到一定时候后,行业就会出现整合。”

当时,他还兴致勃勃地分析起呱呱洗车融资的原因:一、业务发展很快,很快在这一市场占据市场前列;二、呱呱洗车每天有几万单,有几千人的团队;三、呱呱洗车现在减少了对洗车上门服务的补贴,客单价已经调到25到30元一单,财务数据还不错。

然后,就没然后了。

融资的钱烧光后,由于“自我造血”能力差以及用户需求不强烈,导致呱呱洗车迅速走向下坡路。

2017年的下半年,据新京报报道,呱呱洗车面临资金链断裂、经营困难、大量用户退款等问题;2018年5月,呱呱洗车全国20余家分公司多数处于注销状态,呱呱洗车App已无法使用,工商部门表示呱呱洗车已在进行破产申请,其没有强制要求其执行退款,只是把呱呱洗车列入黑名单。

根据当时很多媒体的分析和对车主的调查,可以看出,上门洗车听着很新鲜,但受制于场地和技术,一个是车辆清洗并不完善,曾发生过因洗车毁容的事件;另一个是在节水的环境下上门洗车的技术,不能保证对于车辆进行一个彻底的清洁,达不到车主心目中对于洗车完成的标准。

关键是,上门洗车依然要约定时间,车主也需要付出时间的代价。这让很多车主认为“还不如选择去洗车店洗车,这样还能获得更好的服务”。因此,这个上门洗车项目并不似“想象中那么美好”,变成了“鸡肋”般的存在。

虽然目前每次车展都有上门洗车的设备厂商参展,但生意是越来越难做,设备的销量也越来越低。甚至,有媒体在报道时用上“创投圈活化石”这样的标题。

事实上,O2O是一个大市场,但创业者必须区分什么是“用户真正的需求”,只有针对真正的需求进行创新,才有可能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正如目前O2O领域成功跑出来的模式是生鲜 O2O、外卖(网上订餐)和网约车,这些模式真正符合了人们“吃”和“行”的刚需。

这也是无数个已经告别了这个“创业战场”的前辈们,以自身经历告诉后来者的经验教训——看到真实需求,切中真正痛点,找对创新方向,用心赢得市场,方能基业长青,否则一切成空。

3、盲目追风不可取

1995年夏天,美国网景公司上市,公司只有一个产品,就是网页浏览器。开盘后,股价在23美元略作徘徊,便一飞冲天,直至74美元。

华尔街日报惊呼:通用公司达到27亿美元市值,用了43年,而网景只花1分钟。隔年,网景公司24岁创始人,登上时代周刊封面,他穿黑T恤牛仔裤,光脚翘着二郎腿,告知众生:人人都可成为主角。

这样的先贤伟业,确实让很多人血液沸腾,也让人敢于跳进创投圈去经历一番风雨。但回望创投圈这5年来的风云变幻,让人们得知一个真理:

创业者盲目追风口的行为并不可取,“疯狂补贴”的烧钱大战也并不能带来有效增长,有些赛道不能靠钱堆出来,因为消费者的需求并不在那里。创业者若单纯地想通过培养用户习惯而造出一个新市场,这是不经济也是不合理的事件。

毕竟,在投资领域中,经济规律依然存在,所有违反经济规律的事情都不可能成功,同时市场是永恒的,但市场永远都会发生新的变化,不能随着市场的变化而变化的项目不可能成功。

就像O2O上门服务、共享单车、二手交易平台等赛道“崛起-爆发-衰亡”的这一发展路径,基本上都是由市场所驱动的,却未能真正形成商业意义上的可持续盈利的健康模式。因此,这些由狂热的资本和追风的创业者共同缔造出的风口,正被时代淘汰,消逝在风中。

回想起任正非在华为跨入新世纪第1个10年时,搞出了一份《华为基本法》,其中写道:“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

后来,任正非对此解释说:“华为就是一只大乌龟,只知爬呀爬,全然没看见路两旁的鲜花,不被各种所谓的风口所左右,只走自己的路。”

实际上,很多人都认为,“对一个领域长期的坚守和坚持”才是华为这家公司最终取得成功的原因。同理,对创投圈来说,遵循商业发展的规律以及在一个领域深耕是成功的先决条件,绝不是追寻风口或制造需求。

而马克·吐温亦曾说:“历史不会重复,但总在押韵。”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创业最前线”(ID:chuangyezuiqianxian),作者:行者、蛋总

标签: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创业经验融资经验市场营销经营管理B2B创业B2C创业O2O创业人工智能医疗健康汽车制造智能设备物联网融资收购行业分析金融投资

工具导航创业报告创业标签

©2021  小白创业网,从零开始学创业!

联系我们: info@ponote.com

京ICP备1404649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