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顿的水滴公司,选择上市重新修炼

曾经火热一时的网络互助平台集中关停,让人深思。1月15日,美团互助宣布关停;3月24日,轻松互助宣布关停;3月30日悟空互助宣布将于一个月后关停;3月31日,水滴公司以升级为由,正式终止互助计划。

同样掀起网络热议的还有,近日水滴公司向美国SEC递交了招股申请书,拟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WDH”,暂定筹资额为1亿美元。以上市为导火线,水滴公司“公益OR商业”的争论再次甚嚣尘上,此前水滴筹“地推事件”、水滴互助“1分钱活动”等也被网友翻出来鞭尸。

站在上市风口,水滴公司的“前世今生”,优势和劣势都变得清晰明了。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互助信任度滑坡

众所周知,水滴公司主要的运营模式是通过水滴筹、水滴互助两大场景引流,与保险公司合作,把经过筛选和定制的保险产品直接推荐给用户进行变现,“众筹”→“互助”→“保险”环环相扣,盘活了整个流量生态。

发展前期,水滴公司依托免费大病筹款模式获取了大量用户、积累了巨大流量,不过因管理不善引发出诸多丑闻,引发了极大的信任危机。

频繁的疑似诈捐事件也让水滴筹地陷入舆论旋涡。有媒体爆料,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引导患者发起筹款,并存在募捐金额填写随意、不加审核等问题。诸多不良事件接二连三发生,消磨用户的信心和耐心,水滴筹口碑一落千丈。

疑似诈捐事件的发生说明水滴公司管理能力的不足,加上水滴互助频繁插入保险广告,让用户感到不满。

此前,打开水滴互助小程序,首页页面便会弹出“1分钱加入最高30万元互助保障”的推送广告,当用户完善资料信息并完成1分钱付款后,系统自动开通自动扣费,并引导用户操作点击至水滴保险商城购保。

另外,用户很难用1分钱获取30万元互助保障。水滴公司曾表示:“会员充值后保持月重组,持续为患者会员分摊,才能持续享受互助权益,中青年账户余额低于18元就建议充值续费。”也就是说,开通计划后,用户必须持续充值才能够享受互助权益,如若不充值此前缴纳的1分钱也无法退还。

如此看来,1分钱获取30万元互助保障的活动仅是噱头,这直接影响水滴互助的口碑,导致用户纷纷选择离开。网络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7月,水滴互助分摊人数为1433万人,到2021年1月,这一数字变成了1290万。3月份宣布关停的时候,水滴互助上的分摊人数只剩下1157万。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当社会信任逐渐被消耗,原本以爱心互助为目的的活动,演变成拿别人的善良做生意,如此互助也变得毫无价值。

保险主业担重任

虽然水滴公司一直以“众筹+互助+保险”的架构运营,但实际上水滴保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保险公司,而是与保险相关的第三方平台。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水滴保与62家保险公司合作,提供200款健康险和寿险产品。2020实现首年保费(FYP)超过144亿元,累计付费保单数3070万张。超过3.4亿人通过水滴筹累计为170多万名患者捐款370多亿元。

随着水滴保用户规模、保费规模迅速扩大,以往通过众筹、互助引流的方式也逐渐被边缘化,也就是说现在得水滴保有能力实现从引流到变现的商业循环。

招股书显示,水滴保业务的佣金收入为最主要的营收来源。2018-2020年,水滴保分别实现了9.73亿、66.68亿和144.26亿的首年保费收入,复合增涨率达到285.15%;为公司贡献营收1.22亿、13.08亿和26.95亿,占比逐年上升,分别为51.3%、86.6%、89%。

不过,水滴公司现在只有水滴保这一单一的变现渠道,加上运营成本不断攀升,何时实现盈利依旧是个问题。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水滴公司运营成本和费用分别为4.26亿元、17.05亿元、35.24亿元,近两年同比增速分别为300.05%、106.64%;而且,2018年至2020年,归属于水滴公司的净亏损分别为2.09亿元、3.22亿元及6.64亿元,呈现持续扩大趋势。

不仅如此,和传统保险公司相比水滴保的专业优势并不明显,和蚂蚁保险、腾讯微保等互联网保险平台相比也失去了流量优势。

即使水滴保与中国平安、中国人保、安心财险、百年人寿等保险公司都签署了合作,售卖的保险品类也算齐全。但对于保险用户来说,传统保险公司直接与用户对接,提供一对一专人服务,用户既能享受服务、被骗的风险也较低。而水滴保只是作为中介平台,保险种类、服务质量等方面都需要完善。

种种迹象表明,水滴公司的商业化模式还不够牢靠、竞争优势不凸显,但互联网保险发展空间足够大,水滴保有很大的商业化潜力。

监管牢笼收紧,发展脚步放缓

目前来看,流量起家的水滴公司面临用户流失、监管趋严的市场考验。

2019年,网络互助也曾经历过“高光时刻”,当时我国网络互助平台的实际参与人数为1.5亿人,约占全国人口的1/10。随着市场规模扩大,安全隐患也逐渐暴露出来,监管开始不断加强。

2020年7月27日,银保监会披露各项行政处罚,其中水滴公司百分百持股的保多多保险经纪公司因涉及欺骗保险人、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隐瞒与保险合同有关的重要情况等违法违规行为,被陕西银保监局合计处罚76万元。

2020年9月8日,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发布了《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其中提到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

水滴互助被迫“暂停升级”有监管趋严的原因,水滴筹又因“公益or商业”基因被用户质疑,原本“水滴互助、水滴筹、水滴保”三驾马车并驾齐驱的格局被打破,水滴公司仅剩水滴保唯一的砝码。

在此情景下,水滴公司放慢扩张步伐,开始重视规范运营,做好风控措施。一方面,关注领域政策的变动,将信息透明化,尊重用户选择权,加强核实用户信息,减少骗筹骗保事件发生,重建社会信任。另一方面,对于市场格局需重新审视,开拓水滴好药付、水滴健康等新业务,增强自身在互联网市场的竞争力。

与此同时,水滴公司积极寻求上市,试图借助资本的力量,挖掘新的流量入口,构建新的护城河。未来,水滴公司将以上市为分界线,划分出“旧水滴模式”和“新水滴模式”两大迥然不同的发展路径。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创业经验融资经验市场营销经营管理B2B创业B2C创业O2O创业人工智能医疗健康汽车制造智能设备物联网融资收购行业分析金融投资

工具导航创业报告创业标签

©2021  小白创业网,从零开始学创业!

联系我们: info@ponote.com

京ICP备1404649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