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电子签SaaS的异同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近年来B端市场的热火以及产业数字化的持续推进,让SaaS行业受到了资本市场的持续热捧,处在SaaS源产地的美国企业,更是受到了业界的一致青睐。

在电子签SaaS领域,美国本土电子签SaaS厂商Docusign的股价,从2021年初到年尾更是暴涨了2倍多,成为美国资本市场的一只SaaS明星股。作为电子签界鼻祖,号称“电子签界特斯拉”的Docusign的爆红,让国产电子签厂商纷纷将它拿来做对标。

对标

在B端市场发育较为成熟的美国,电子签的应用较早,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后,而在美股的上市企业中,DocuSign算是这个领域的龙头了。

早在它2018年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之前,其估值水平一直仅有44亿美元,但在上市之后,其最高市值就在三年之内突破了600亿美元,一度创下了“三年10多倍”的神话。而在Docusign市值迅速攀升的背后,离不开多方面的现实助力。

一方面,企业业绩保持了持续高增长。据公开数据显示,过去三年DocuSign的收入年均增速超过40%,远高于其他行业的平均水平;另一方面,DocuSign自身实力强大,在行业中处于龙头地位。根据东方证券研究所整理的数据显示,目前在全球电子签名市场中,DocuSign占据70%左右的市场份额,其次是Adobe仅占20%的市场份额,只有剩余约10%的市场份额被其他中小公司瓜分。这种高景气增长与龙头马太效应,在国内市场也能找到踪迹。

从时间上来看,2018年之后国内消费互联网进入尾声,产业互联网持续推进,让SaaS相关的行业迎来了高速发展,电子签行业自然也不例外。据36氪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电子签名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我国电子签名行业规模由2016年的8.5亿爆发式增长到2020年的108.2亿,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66.3%,2020年电子签名的签署次数更是突破了500亿,同比增长317.51%。单从增速来看,国内电子签SaaS行业较美国市场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龙头企业来看,法大大、上上签、e签宝等业内巨头,占据了行业绝大部分市场份额。目前中国电子签名市场头部五家厂商e签宝、CFCA、数字认证、契约锁及法大大的市场占有率总计接近40%;细分领域如电子商务领域,e签宝、上上签、法大大等头部厂商,更是占据了超过70%的市场份额。

总之,无论是行业景气度还是市场集中度,国内电子签巨头都与美国电子签巨头有诸多相似之处,这也是上上签、e签宝等业界巨头纷纷将Docusign作为对标对象的原因。

国情不同

单从商业模式来看,中国电子签龙头与美国龙头的确存在一些“相似”之处。公开资料显示,上上签99%的营收来自SaaS服务订阅,几乎不涉足定制化的业务,这与Docusign比较接近;而e签宝则在获客能力方面,与Docusign有相近之处。

据悉,目前e签宝的客户基本覆盖了B端、C端和G端多个领域的客户,客户裂变实力较为强大。与之相似,Docusign在B端市场影响力巨大,其业务遍及170多个国家,它还积极利用现有资源进军政企市场,力图覆盖更多类型的客户。

实际上,除了这些“表面”的相似之外,中美在国情、用户习惯等方面存在的现实差异,让中国电子签龙头与美国龙头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别。

首先,是用户习惯存在差别。比如,中国用户更喜欢通过短信验证、线上人脸识别签署电子合同,而在“邮件文化”畅行的欧美市场,电子签合同多通过电子邮件方式来完成,其认证和签署多依托于电子邮件。

其次,国内与美国在国情方面也存在巨大的差别。例如,同样是商业纠纷引发的司法协议,没有签字盖章的文件是可以被美国法院采信的,正因为如此美国电子签SaaS厂商,在B端市场的获客成本更低,企业在推动B端合作时也能因此省下不少的推广和公证费用,这也是DocuSign近年来高速增长的外在驱动力。

但在中国没有前端的实名认证、后端的司法公证等动作,未签字文件是很难获得法院支持的,这也是中国电子签SaaS对于数字认证(CA厂商)、法律公证(法大大)格外看重的原因。

商业化分野

据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DocuSign积累的全球各类型客户已经突破了82万家,其中不乏谷歌、微软、Oracle等全球知名科技企业,其盈利能力正在得到稳步增强,并日益逼近全面盈利。但中国电子签SaaS企业想做到这一点,显然还存在一定的现实差距。

一是因为电子签合同中涉及的CA认证在国内不可或缺,因而中国电子签企业需要支付比美国企业更高的“成本”。

如前文所述,由于国内商业诚信体系尚不健全,因此电子签企业在做业务过程中,必须要配合前端的数据认证和后端的法律公证才能达成业务目标。如签约前需要跟公安部门、工商部门通过人脸识别完成数据认证,从而确定个人信息是否真实可靠;签约中需要判断签约主体意愿,以防盗用他人名义签署;签约后需要跟公证处、司法鉴定、仲裁等机构对接,做完整的法律服务。

因此,中国电子签企业要想将业务做的更通畅,就必须要渗透到CA领域或者与CA机构合作,这就让中国电子签企业的“重资产”特征尤其明显。比如,行业内有专注于法律服务的法大大,以及向前端布局CA认证的上上签和e签宝等都说明了这一点。

二是作为“利润中心”的中大型客户,对电子签SaaS本身的接受度并不高。如今有越来越多的SaaS企业意识到中大型企业,才是SaaS企业现阶段发展的关键要素,大客户才是贡献营收的主力。但在当下的国内市场,中大型企业普遍对数据安全比较担忧,尤其是涉及到企业核心的合同交易信息,很多大中型企业更是接受度不高。

而接受度不高带来的后果,就是中国SaaS企业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用于获客,甚至有企业为“讨好”第三方企业,私自将本应存放于电子签平台的个人用户信息,放置于第三方企业之中,从而让平台的合规性大打折扣,用户信息泄露问题层出不穷。

一边是较高的获客成本和重资产运营成本,一边是还相对较低的营收规模,其带来的结果就是中国电子签SaaS企业普遍面临亏损的困局,这或许将是中国电子签企业与美国企业最大的现实分野。

从公开的数据来看,目前国内电子签企业仍没有度过亏损期,当前主要的龙头企业如法大大、e签宝、上上签等,还主要依靠外来融资来进行业务往来和研发投入,这从近两年多家企业的频繁融资活动即可以窥见一二。

回归

随着行业参与者的日益增多,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国内电子签行业也开始呈现出新的发展趋势。

其一,业内企业普遍从电子签名的单一服务,向覆盖电子合同全生命周期的全链条服务延伸。从行业角度来看,电子签名并不是简单的在线签字,而是向上涉及到数字证书、身份认证服务,向下延伸至合同储存、管理、调取等合同保全服务,以及电子文件鉴定、司法公证等一整套的生态产业链闭环。

目前,头部的电子签企业如e签宝、上上签、法大大、数字认证、CFCA安心签等大多数企业均已经打造了全链条服务体系,各家背景不同策略也各有侧重,如e签宝、上上签更偏重于合同的智能管理,法大大更偏重于司法服务,数字认证等厂商则掌握核心的前端数字认证技术,在身份认证识别方面有明显优势。

其二,行业生态化快速推进。为了进一步提升自身服务客户的能力,各大电子签龙头企业纷纷通过开放API集成方式以及融入巨头生态等方式,来达到提升自身生态能力的目的。如e签宝与钉钉、用友、SAP等,法大大与微软、SAP、明源云等,上上签与北森、销售易、Oracle等,契约锁与泛微等的合作,就属于开放API接口的生态合作;而法大大等龙头通过融入大的互联网公司如腾讯的“千帆计划”来进行产品售卖,就属于第二种。

其三,在行业龙头马太效应之下,一些新进入的企业纷纷开始寻求差异化。例如,和签选择与国家合同备案平台合作,打造属于自己的行业优势;契约锁则试图将物理签章与电子签章融为一体,建设软硬一体的签章管控平台,只做工具属性的签章服务。

总的来看,无论是电子签的全链路化还是生态化、差异化,都预示了行业发展的日益成熟,相信未来随着电子签服务形式的持续丰富,以及行业利好政策的出台、新玩家的涌入,国内电子签行业还将演化出全新的商业模式和业务形式,届时中国企业也将形成属于自己的中国特色。

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创业经验融资经验市场营销经营管理B2B创业B2C创业O2O创业人工智能医疗健康汽车制造智能设备物联网融资收购行业分析金融投资

工具导航 创业报告 创业标签 全部资讯

©2022  小白创业网,从零开始学创业!

联系我们: info@ponote.com

北京艾迪灵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网站

京ICP备18013008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