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帮、G7,数字货运玩家抢占蓝海市场

回顾货运行业近十几年来的发展历程,两个拐点最为关键:一是,电商行业的迅猛发展带动了货运行业的爆发式增长;二是,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新兴技术的蓬勃发展,促进了货运市场的变革。

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的发展推动传统货运行业的改革,创造了一片数字货运蓝海。数字货灼识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网络货运市场规模达3389亿人民币,但网络货运平台的线上交易额仅占公路整车运输市场9%,表明货运行业未来存在较大的发展空间。

伴随着数字货运行业热度的持续攀升,各路货运企业开始竞相合并、融资争先上市,国内数字货运行业也由此迎来了“上市潮”。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货运企业扎堆上市

2021年是数字货运平台行业的“上市元年”。

2021年5月,京东物流率先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为每股40.36港元,市值一度超2900亿港元;2021年6月,满帮集团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开盘价报22.5美元/股,上市首日市值超230亿美元,而后市值也超过千亿元门槛;2021年11月,安能物流在港交所敲钟,市值约156.72亿港元。

2022年,路歌、福佑卡车、G7等多家货运平台正蠢蠢欲动地筹划上市进程,数字货运再次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2022年6月,港交所官网公布,合肥维天运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路歌)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文件,海通国际为独家保荐人;此外,有媒体爆料,G7考虑最早今年在香港进行首次IPO,筹集约5亿美元,目前G7与中金、花旗及摩根士丹利就IPO进行合作,有关讨论仍在进行中。

新的一年,福佑卡车、G7物流等数字货运平台赶往上市的路上,满帮也有计划赴港二次上市,数字货运企业纷纷选择“敲钟”,与当前数字货运行业的外部环境变化有关。

一方面,疫情之下公路货运流量、货量持续收缩,导致数字货运平台入不敷出,实现盈利的数字货运平台少之又少,上市成为企业补充现金流的有效手段。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相继入局数字货运市场,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而上市可以提升企业的公信力和影响力,为数字货运平台在数字货运的长期发展有效增强竞争力。

说到底,数字货运平台上市的根本原因,还在于改善货运服务体验和效率已成为物流企业的刚需,且国内数字货运市场尚处于初步的发展阶段,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数据货运平台采取融资、上市、合并等等手段,均是为了强化自身竞争力,以期获取更大的市场红利。

玩家“抱团”抢占蓝海市场

资本市场热度居高不下,也反映了货运行业拥有广阔前景。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我国物流运输行业共发生206起融资事件,其中,美团、滴滴跨界入局,货拉拉、路歌、G7、华贸物流等相继融资。

当下,数字货运平台产品和服务链条已经基本成型,现在竞争焦点来到了回归到平台各自的差异化优势或者领先于它人的规模优势。从数字货运平台满帮和G7得到发展来看,“抱团”似乎成为了,数字货运平台跨入头部阵营的一条捷径。

一、满帮强化规模优势

2022年第一季度,满帮同样交出了令人满意的成绩单。

根据满帮一季度业绩显示,公司营收13.3亿元,同比增长53.7%;非美国会计准则下满帮实现净利润1.9亿元,同比增长68.0%。另外,成交GTV达536亿元,同比增长4.2%,履约订单数2520万,同比增长13.6%。

在数字货运市场环境风云变幻的背景下,满帮稳健成长离不开其“抱团”建立起的规模化优势,以及深研数字货运技术和一系列优化用户体验的创新服务。

在技术层面,满帮基于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建立起数字化、标准化、智能化的平台,还推出了多个巧用功能,高效链接货主和司机。以“一键扫货功能”为例,司机在满帮APP上录入固定目的地,即可通过“一键扫货”功能扩大找货半径,智能规划匹配接单线路,有效解决车主与货主的匹配问题。

在用户层面,满帮积累了海量的货主和卡车司机,用户规模和活跃度均领先于行业,并且用户粘度持续提升。

据财报数据显示,满帮平台发货货主月活142万,同比增长16.0%,过去12个月有约350万活跃卡车司机在平台履约。与此同时,货主会员的12个月留存率和响应订单的司机次月留存率均保持在85%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满帮高度重视司机权益保障和平台生态治理,积极处理平台与车主、货主之间的利益联系,保障司机和货主的权益。

满帮集团发布的2019至2021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调解委员会已累计解答、化解物流纠纷调解案件总计4.3万件,成功率达97.7%,协助司机追讨运费53万单,追回运费7.8亿元。

在此发展阶段,满帮有意拓展从货运匹配服务业务到增值业务(ETC、金融、保险)等多元服务,而开展新业务就更需要海量的车主和货主去支持,保障用户权益、增强规模优势或将是满帮后期发展的主旋律。

二、G7加速构筑“护城河”

和满帮B、C端市场均涉猎不同,G7主攻B端市场,业务模式是向客户提供基于物联网的软件订阅服务和交易服务。简单来说,G7通过SaaS平台,为货运经营者实时跟踪人、车、货的物流状态,还提供运力、能源、保险、装备等服务,通过收取技术服务费获益。

G7和满帮也有相似之处,既选择“抱团”博增长。

据了解,G7客户群体覆盖煤炭、水泥、钢铁等生产物流领域,而E6客户群体为大型货主与大型物流企业,是在快消、零售、食品、冷链等消费物流领域的佼佼者,两者合并后新公司业务范围将覆盖生产物流和消费物流。

相信G7选择与E6合并是出于自身发展和市场竞争格局的考量。

一方面,近几年京东物流、货拉拉等货运平台也对B端货运市场虎视眈眈,G7与E6实行战略合作,不仅可以拓宽客群覆盖面和服务场景,使得市场占有率得到提升,还增加产品丰富度,继而将商业价值最大化,进一步提升平台竞争力。

另一方面,福佑卡车、满帮等老对手相继成功上市,品牌力和技术力得到提升,也让G7感到了威胁,而G7与E6合并后重塑商业模式、提升规模效应,让平台估值更具想象空间,提振了资本信心。

总之,G7选择与E6合并且加快上市步伐是为了拓宽“护城河”增强竞争实力。接下来,G7需要在货运效率和货运成本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持续为物流企业数字化赋能,提高平台价值,而这注定不会是一场轻松的征程。

无序竞争引发乱象

不可否认,满帮、G7等数字货运平台为物流企业数字化赋能,提高了货运市场的货、车的匹配效率,加速了货运行业的升级变革,但数字货运市场无序竞争引发的乱象不少。

一是,数字货运平台将传统的线下交易模式转移至线上的过程中,引发了会员费过高、虚假订单、收费无统一标准等乱象,数字货运平台服务质量遭质疑,用户投诉量并不少。据黑猫投诉平台显示,货拉拉投诉为18923条,滴滴货运735条,满帮1431条结果,快狗打车为3930条,其中多数为平台运营、保证金不退换、运价争执等问题。

二是,由于市场缺乏统一标准的监管机制,货运行业超载超限、违规载客、运输违禁品等安全隐患依旧存在,货运行业“小散乱”的问题得到了改善但未能根治。

7月8日,交通运输部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名义对货拉拉、满帮、快狗打车、滴滴货运进行了约谈,通报了近期货车司机集中反映的互联网货运平台公司压价竞争、多重收费、违规运营等损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的问题。

需要注意,疫情期间各地疫情防控政策、道路管制要求必须有绿码或核酸检测报告,交通管制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货运难度,也更考验货运平台的整合车辆调度、仓储管理、货源等运营能力。

对于物流企业来说,想要进一步降本增效实现高质量发展,就需要跟随数字化这一趋势,但传统物流企业缺乏技术和专业人才,而且数字化转型耗时、耗力、耗钱,中小型传统物流企业无法逾越这道鸿沟。

也正因如此,数字货运平台更应该减少无序的、恶意的竞争,同时围绕技术和服务下功夫,真正的为物流企业数字化转型效力,才会获得相对应的回报。

小结

无论是C端市场还是B端市场,数字货运平台主要的任务都是为车主和货主搭建沟通桥梁,解决人与车信息不透明、不对称的匹配难题。也就是说,数字货运平台需要平衡人、车、平台之间的关系和利益,只有解决了人、车、平台的矛盾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首先,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数字货运平台需要拥有较大的研发实力,才能实现更高效的赋能。其次,不同物流企业数字化转型所遇到的难题不同,这就考验企业发现细微需求、总结需求、满足需求的服务能力。再有,数字货运平台需要丰富自身产品业务,如满帮一样开设多元化服务,拉开与其他企业的差距,实现差异化增长。

数字货运企业势均力敌,数字货运市场战况胶着,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融资、上市、合并不是终局,而是下半场战事的开端。

标签: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创业经验融资经验市场营销经营管理B2B创业B2C创业O2O创业人工智能医疗健康汽车制造智能设备物联网融资收购行业分析金融投资

工具导航 创业报告 创业标签 全部资讯

©2022  小白创业网,从零开始学创业!

联系我们: info@ponote.com

北京艾迪灵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网站

京ICP备18013008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