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排兵布阵NFT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借助行业的东风,作为非同质化代币NFT以佣金的形式服务于海外市场,并帮助多类数字资产展开交易行为,由此推动了海外二级市场的发展。据了解,2021年全球NFT市场规模约为177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00倍,巨大的增长前景引得国内市场闻风响应。

实际上,自2021年二季度开始,国内引进NFT技术的行为便日益流行,一些大厂更是带头构建了诸如VIP门票、加密版权、虚拟游戏体验等多种玩法,它们的入场无疑为国内NFT市场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契机。

NFT归化新玩法

自2017年6月起,第一个NFT应用项目顺利搭建,数字资产的加密玩法便随之出现,此后两年NFT生态大规模增长,各类交易平台也相继出现,NFT交易方式和内容也日趋完善,并带动了整个数字资产交易市场的快速发展,此后越来越多的资金流入NFT及相关的公司、项目中,数字资产的交易规模和品类也由此迅速扩大。

比如,数字足球NFT收藏平台Sorare在一年内完成了三轮融资,估值暴涨至43亿美元,其他头部NFT交易市场也纷纷在NBA项目、区块链游戏上不断试水。根据普华永道发布的《2021年全球数字资产兼并收购与融资报告》显示,2021年全球数字资产行业并购交易的总价值达到550亿美元,较2020年的11亿美元猛增4846%。面如发展如日中天的数字藏品市场,国内玩家也在纷纷涌入,但与海外却有着明显不同的路径。

一来,海内外市场在区块链技术应用上的不同,也导致了监管的不同;二来,政策的倾向使得海内外市场在NFT玩法上也出现了形式上的迥异。

从海外市场来看,NFT技术的快速发展虽能活跃数字资产的交易市场,但对二级市场完全开放的背后,监管难题也接踵而至。由于海外对NFT技术偏资产化的应用,使得NFT主流交易平台持续扩充交易品种类,无论是馆藏的艺术品、企业发布的游戏产品,还是个人独创的内容作品,都能以NFT的形式在交易平台上参与买卖,交易涨跌幅较为宽松,全民皆可NFT虽使数字资产在公链交易中的流动性增大,但公链主导交易行为的背后,难以避免地出现了监管不当、交易品价值炒作、庞氏骗局等问题,由此引发诸多热议。

从我国市场来看,国内并没有因此否认NFT技术在区块链上连续、公开、不可篡改的进步属性,而是大力推动其技术改良,使NFT技术成为我国发展数字经济的助推力。在引入NFT技术后,国内市场对NFT技术的虚拟币、融投资、资产买卖的万金油属性加以限制,使其适应国内市场的生态,卸下了海外市场对虚拟货币过度放开带来的弊病,使NFT作为代币的交易投资属性被弱化,玩法脱胎于海外市场,促成国内一切可数字化资产的链上流通,并强化了该技术对数字资产的加密性,使其为我国数字经济的繁荣做出了一定贡献。

在NFT归化的途中,国内挖掘了NFT技术的“去中心化”理念,衍生出数字门票、数字香水、数字村民等多种应用场景,发展出不同于海外市场偏资产化的技术应用,更偏向于文化产业的内容输出,在此之后,国内市场又以互联网数字内容平台及其上游的内容发行平台为主,大力发展快消、美妆、零售等品类的数字产品,产品门类得到优化之后,NFT技术本土化使得“数字藏品”的概念被加深,并迅速脱胎成国内数字产品流通市场里的最热门、全面的板块。

数字藏品一马当先

行业高光之下,数字藏品如一匹黑马迅速从众多NFT应用中横空出世。2021年纽约佳士得网络拍卖艺术家Beeple的NFT数字艺术品《每一天:前5000天》以6900万美元成交,成为世界上第一件在传统拍卖行出售的NFT作品。高额的成交价除了引发热议,也树立了加密藏品的流行风向标,中国市场对此反应迅速,同年也引入NFT技术对图文内容、品牌产品、艺术品等各类资产进行数字化加密,数字藏品逐渐成为NFT技术在国内应用最广泛的领域。

据统计,NFT以数字藏品的形式在中国正式上线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各平台发售物品数量约456万个,总发行量市值约1.5亿,数字藏品市场能够在短时间内聚沙成塔形成声势,离不开NFT技术引入之后的有效应用。

一来,通过NFT技术的数字化认证,数字藏品具备了可以流通、收藏的价值。具体来说,NFT技术可以对特定资产进行数字化认证,使每个NFT都可以代表一份独一无二的数字凭证,映射到做产品、作品等各类数字藏品上时,确保了该资产的唯一性,由此塑造了其流通、收藏的价值,相比于单一的数字香水、数字门票,数字藏品可以细分领域后将其分类囊括,体量更大、内容特性更鲜明。

二来,数字藏品在实际流通中,相关权益拥有NFT的技术护栏。通过NFT技术的合理应用,拥有唯一凭证的数字资产在应用时的每个环节都可被追溯,个人、机构的藏品、作品作为区块链数字出版产品,在参与流通、拍卖的过程中均能通过NFT的技术跟踪,实现每个被应用节点的数据追溯,由此,原始数字藏品创建者和使用者的权益得到保护,从而更好地推动了数字藏品行业的良性发展。

此外,NFT通过技术赋能使个人、机构、品牌的各类无形资产实现数字化加密,在为各类数字资产确权的同时,也为其规范化参与市场流通提供了更可靠的办法,不仅替品牌、个人省去了确权过程的时间和成本,还能帮助创作方更便捷地认证独家、有限的数字资产,极大程度上助力市场上很多无形资产拥有了具体的变现渠道,而非包装成金融产品,用股票交易或融投资的方式进行杠杆操作。

所以,不同于虚拟货币的炒作,NFT技术本土化之后,以唯一凭证的数字化认定和资产应用环节的数字化追溯为基,使数字藏品得以拥有较为广泛、真实的市场基础,也正是由于国内市场对NFT技术的引进改良,吸引了资本的注意,由此形成了大厂纷纷入局数字藏品行业的局面。

联盟链助力大厂稳坐第一梯队

从时间上来看,2021年是国内数藏市场井喷式增长的一年,借着大好形势,BAT通过操持稳健的区块链技术,相继推出数字藏品平台。比如,阿里的鲸探app推出后持续有新藏品上线、腾讯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幻核”上线,稍慢一步的百度也于今年推出了朝云数字藏品平台,并发售“敦煌祥瑞神兽系列”数字藏品。除此之外,网易、京东、B站也自2021年至今陆续空投数字藏品。诸多互联网巨头的入局让数字藏品市场一派热闹,俨然一副风口的景象。

不过,行业分化也在加剧。据行业报告显示,2021年阿里的鲸探在数字藏品发行量上,市占率约54%,大平台的体量优势显露无疑;而在另一边数量庞大的小平台,占据平台总数超过90%,生命周期最短的平台甚至只会存活几天,就会由于经营不善而消失在市场中。可以说,大厂对小众爱好者组建起的垂类平台带来了近乎毁灭性的降维打击后,其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数字藏品市场的当然老大。

首先,外部的用户流量和自有区块链技术,使大厂有能力率先占领NFT市场。据了解,2021年底京东的数字发行平台“灵稀”上线后,首批以京东形象为代表的吉祥物上线即售空,相比于由“数藏”爱好者组建的垂类平台,大厂具有垂类平台无法比拟的引流优势;另外,大厂在区块链业务有多年累积的实战经验打底,自主可控的技术与已成型的流量规模相融合,使其迅速列居数字藏品市场的第一梯队。

其次,大厂通过面向小微企业出租区块链技术,形成了可持续盈利的联盟链闭环。目前,国内为NFT提供区块链技术支撑的主要为阿里的蚂蚁链、腾讯的至信链、百度的超级链、京东的至臻链,联盟链按照发售的项目收取相应百分比的服务费,不仅为存活下来的小微企业提供了数字化解决方案,还能更充分地掌握加密算法的底层技术,加固了联盟链技术的底层优势。

最后,大厂的联盟链结构,不仅可以通过技术支持保护数字藏品的版权,还可以防止二级交易市场金融化,很好地推进了数字藏品行业的规范化进程。

其一,联盟链不同于公链,它禁止二次交易、不支持跨链,所以与海外多数投资者靠倒卖NFT赚取差价,谋取非法利益有着最根源性的不同;其二,由于联盟链受参与者的多方监管,进入权限比纯粹的私有链更具可靠性,所以对数字藏品来说,联盟链的搭建是NFT区块链技术得以投入使用的基础,也是大厂成功入局数字藏品第一梯队的底气。

IP创新或成新关键

不过,大厂进军数字藏品行业虽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行业态势蓬勃发展之下还存在着许多挑战。据悉,自2022年7月1日起,腾讯新闻暂停了数字藏品的售卖服务,旗下“幻核”平台近期同样也陷入了滞销困境,多个数字藏品均未售完就锁仓并关闭了交易,行业面临的竞争环境之恶劣由此可见一斑。

一方面,激烈竞争下同质化情况难以避免,各路数字藏品玩家的创新能力亟待加强。目前,无论是支付宝的数字壁纸、腾讯的国潮数字藏品、京东的数字纪念币之类,大多都是携手消费品走“文创流”,虽然对国潮文化的融合有绝对地积极作用,但就数字藏品来说,表现形式还较为单一。

缺乏收集、交换属性的数字藏品,很难成为用户之间的社交符号、引发用户之间的讨论话题,例如“幻核”的数字藏品,只能成为“独乐乐”的自嗨玩物,在用户体验上却大打折扣,没有流通属性加之售价较高,会成为遏制用户持续购买的遏制力。

而除了形式上的单一之外,由于数字藏品的收藏含有用户的独特需求,所以其在内容上也需不断创新,单纯依附于企业产品、文化内容的“二创”,很难打破现有的“同质化”桎梏,也必然要面临创新IP玩法的挑战,因此,提升创新力、打通IP玩法将成为大厂后续发力的必然选择。

另一方面,数字藏品估值、定价缺失规范化的界定标准,相当程度的炒作概念加大了其本身的交易风险。诸多数据表明,目前数字藏品行业尚且缺少一个标准的定价参考。据零壹财经发布《中国1775万件数字藏品分析报告》报告显示,87%的数字藏品单价在100元以下,单价超过1000元的共有3533件数字藏品,小红书R-Space发行的《酿春兰》单价达5388元为最高。

值得一提的是,数字藏品的价值在极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基础项目的受欢迎程度,作为附加值的数字藏品,其内在价值很难通过规范的行业标准被准确估量,发售价格完全凭借发行项目受欢迎的程度由发行者界定,这使其极易受到供需规律以及外部环境波动的影响,诸如基础作品的舆论、负面新闻都会波及数字藏品的衍生价值。

长远来看,在数字藏品市场蓬勃发展之下,行业的规范化是需要被关注到的问题,持续创新也是一个关乎企业稳健发展的重要话题。毕竟,如果不能解决数字藏品的依附属性,同时售价又定得过高,甚至超出了其基础项目的合理范围,即使没有利用NFT技术直接进行虚拟货币炒作,也会在客观上助长NFT的炒作,从而带坏行业的整体风气,终会影响行业的后续发展。

标签: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创业经验融资经验市场营销经营管理B2B创业B2C创业O2O创业人工智能医疗健康汽车制造智能设备物联网融资收购行业分析金融投资

工具导航 创业报告 创业标签 全部资讯

©2022  小白创业网,从零开始学创业!

联系我们: info@ponote.com

北京艾迪灵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网站

京ICP备18013008号-5